陸定向降準上路 債券收益承壓

中國人民銀行實施定向降準25日開跑,這對年關將近亟需融資的中小微企業,可謂解決燃眉之急。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蔡浩的團隊估算,這次降準規模大概在3000至3800億(人民幣,下同)之間,整個規模可能低於預期。不過,根據數據顯示,每次定向降準後,首當其衝就是債券收益率,將面臨下跌的壓力。

隨著年關腳步近了,企業需要資金融通的壓力也愈大,這次定向降準的目標主要是鎖定中小微企業,授信額度在500萬以下的客戶,希望協助這些企業度過年關。在2014年與2015年實施的定向降準與此次大不同,目標是針對三農。

暫停公開市場操作

配合這次定向降準,人行25日也宣布,考慮到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可吸收人行逆回購到期等因素的影響,並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的穩定,當天沒有實施公開市場操作。當日有1200億逆回購到期,淨回籠1200億。

人行旗下《金融時報》報導,此次降準可覆蓋全部大中型商業銀行、約90%的城商行和約95%的非縣域農商行。根據中泰證券的報告估算,這次定向降準,部分上市銀行有望受益。首先是達到第一檔標準,釋放0.5%流動性的國有行中的建行,股份行中的招行、中信、浦發、興業、平安等5家;其次是達到第二檔標準,釋放1%流動性的股份行民生銀行,兩家城商行南京、上海銀行。

蔡浩指出,「我們預計此次定向降準所釋放的流動性大概在3000億至3800億元之間,這個規模甚至低於一次普通的中期借貸便利(MLF)投放。」這個規模低於原先的預期。

2014兩度定向降準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西南證券楊業偉研報的分析,歷史上定向降準時期往往伴隨債券收益率下降。

其中,2008年定向降準處於金融危機時期,債市收益率快速下降。2014年實施定向降準時,當時整個經濟情勢表現不佳,人行試探性地在當年4月、6月分兩次進行定向降準,並輔之以SLO(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和SLF(分支機搆常備借貸便利)等公開市場操作以靈活調節。不過,宣布降準開跑的隔天,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下降8.5個基點,從2014年3月底到6月底,10年期國債收益率累計下降近50基點。

記者龔俊榮/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