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裏的性與愛:從「拉鏈門」20周年談起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26日報導,整整20年前,白宮爆出震撼空前的性醜聞—拉鏈門。1998年1月,時任總統柯林頓和白宮實習生柳思基的關係曝光。柳思基那條沾有柯林頓DNA(精液)的藍色洋裝,差點把政績卓越的白宮主人拉下權力寶座。

柯林頓因為說謊受到調查,被指做偽證、妨礙司法,成為美國史上被彈劾的僅有兩位總統之一。柯林頓執政期間,美國經濟繁榮、國泰民安,但是,「拉鏈門」卻成了關於這位總統經久不衰的談資。

BBC報導,美國政壇風雲變幻,性醜聞幾乎從未離開人們的視線。柯林頓並不是與石榴裙扯上瓜葛、個人生活成為八卦的唯一美國總統。歷任總統中,有許多「衣櫃裏都藏著一副骷髏」(a skeleton in the closet,意為不可外揚的家醜)。

但是,白宮主人給後人留下的故事,並不僅僅是花邊新聞、風流韻事,也有兒女情長、伉儷情深。

BBC指出,確實,美國第29任總統哈定和親密朋友的妻子婚外戀15年,但是,第33任杜魯門和妻子青梅竹馬、白頭偕老;第7任傑克遜兩次娶了一位離過婚、有「污點」的女人,而且誓死捍衛妻子的榮譽。

先談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18世紀末期的美國很保守,娶個寡婦,世人和教會可以接受,但是,娶個因為離婚、名譽有「污點」的女人卻是另一碼事。

瑞秋·唐尼爾森(Rachel Donelson)18歲時嫁給劉易斯·羅巴茲,後來由於遭遇現在我們所說的「家暴」,離開丈夫回娘家借宿,在那裏結識了同齡的傑克遜。瑞秋提出離婚訴訟,再後來和傑克遜結婚。但是,離婚程序法律效力上有瑕疵,發現之後成了大問題,兩人不離不棄,又結了一次婚。

傑克遜兩度競選總統期間,瑞秋的婚姻史都被對手用作攻擊他人品、性格的武器。

第一次競選傑克遜落敗,對手說,他頭腦發昏、快速迎娶了一個還沒離完婚的女人,說明他是個「受感情、而不是理智支配」的人。第二次,美國媒體更是擺出不讓瑞秋名譽掃地決不罷休的架勢。但是,傑克遜一直盡量避免讓妻受到最惡毒輿論的傷害,為了捍衛瑞秋的榮譽,他甚至曾與侮辱她的人決鬥。

1828年,傑克遜當選,瑞秋啟程前往白宮籌劃丈夫的就職典禮。傳記作家稱,期間她看到一份報刊中的小冊子,惡語譴責她重婚、道德低下、是蕩婦。一路上,瑞秋哭過無數次。當時是深冬12月,她在小溪中洗臉,之後不久失明。

聖誕節前,距離丈夫的就職典禮還有兩個星期,瑞秋撒手人寰。一種說法是,強大的壓力導致她心臟病發作。但現在的共識是:瑞秋是政治迫害的受害者。

傑克遜成為美國歷史上為數不多的鰥夫總統,在任期間,第一夫人的任務由瑞秋的親戚承擔。卸任後,傑克遜返回老家,直到去世。據稱,這期間,只要身體條件允許,他每天都會到瑞秋墓前,靜坐、靜思。

傑克遜以性格堅毅、手段強硬、脾氣暴躁著稱,綽號「老胡桃木」,鐵血硬漢也有兒女情長的一面。

接著談華倫·哈定(Warren Harding)。美國第29任總統哈定任期內醜聞迭出,業績屢獲差評。

BBC報導,哈定年輕時是報業老闆,沒有政治野心,但是他出身豪門的妻子卻另有打算。普遍共識是,哈定受妻子驅使投身政壇,最終於1920年贏得大選。當年是美國婦女首次獲得投票權,因此也有人戲稱哈定是女人選出的總統。

哈定進了白宮,仍然無意專心問政,好像更多的時間不是坐在辦公桌前,而是站在白宮樓頂上,一手雪茄一手威士忌。用他自己的話說,「我不是為這個職位而生,我也肯定不該在這兒。」

哈定的情人是他老朋友的妻子凱莉·菲利普斯。這段婚外情持續15年,期間,哈定給凱莉寫過大批情書。直到2014年情書才解密公開。當時,美國有報刊甚至開玩笑建議國人請一天「病假」,好好讀一讀。

哈定的情書,有溫情纏綿的、有奔放不羈的,也有撩人性感的。比如這段,「我對妳的愛之深,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瘋狂、溫柔、忠誠、熱情、渴望、狂熱、嫉妒和饑渴……它像火一樣燃燒著……」、「這種極樂,只有妳能給我」。

但是,他在情書中經常提到一個「傑里」(Jerry),並曾寫過「妳在歐洲時,我把傑里的照片寄給過妳」。這個傑里是誰呢?

原來,傑里是哈定給自己的生殖器起的外號!不過,他寄出的隱秘照片並沒有保存下來。BBC說,無法設想,如果哈定活在有智慧型手機的今天,結果會是怎樣呢?

哈定任期兩年後去世,原因不詳。他臨死前不久曾去阿拉斯加出公差,期間染病。前往舊金山醫治期間在一家酒店內猝死。有陰謀論稱,哈定的妻子出於嫉妒、下毒害死了他。

撇開婚外情的道德問題,哈定情書的文采確實還不錯。

最後談的是哈利.杜魯門(Harry S. Truman)。羅斯福1945年4月去世,副總統杜魯門接手。杜魯門夫婦搬入白宮,發現這裏年久失修,破爛不堪。3年後,杜魯門夫人忍無可忍,據說女兒瑪麗練琴時、腐朽的地板突然塌了,人和琴直接落入地下室!全家搬出白宮、住進了布萊爾大廈。這是美國政府外外國來賓準備的賓館,丘吉爾訪美期間就曾入住。

據BBC報導,杜魯門夫人伊麗莎白(簡稱貝絲)非常討厭華府,是個相當低調的第一夫人。她最大的願望是做好哈利的妻子。

哈利和貝絲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伴侶,少年時代在主日學校的長椅上相識。之後,哈利苦苦追求貝絲,馬拉松戀愛長跑,一直持續到哈利從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上活著回來,兩人完婚。

儘管共同生活了數十載,哈利和貝絲的關係仍然很親密、溫馨。據說當貝絲帶著女兒回老家小住期間,哈利的思念有目共睹。

BBC報導說,你可能會說了,這樣傳統、經典的愛情和婚姻,有什麼醜聞?醜聞說不上,花絮還是有的。

1949年,貝絲和丈夫分開整整4個月。特工報告稱:貝絲回家、夫妻重逢時,兩人的甜蜜和興奮彷彿「父母出遠門的高中生」!據說轉天早上,貝絲不好意思地告訴管家,昨天晚上,總統臥房和客房裏四張床被搞壞了,能換新的嗎?

當時,杜魯門總統65歲,貝絲64歲。而且,那還是沒有威而鋼的時代。杜魯門卸任後,夫婦返回老家密蘇里,共享晚晴。

中時 王嘉源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