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聯將開臨時會 雷倩表明心跡「忍辱負重」

婦聯會臨時大會即將在31日召開,主委雷倩擔憂該會可能面臨黨產會「開鍘」之最壞結果,表明自己心跡的「忍辱負重」,並預告將會有下一步行動。

雷倩今(28日)發文,為婦聯會叫屈。她表示,民進黨將婦聯會汙名化為「官夫人俱樂部」,彷彿她們真的只是一群老太太,實在令人痛心。為了對歷史負責,也為了讓「常委媽媽」們不至擔負顢頇無知的臭名,是到了該將行政契約埋在字裡行間那些苦心孤詣,忍辱負重以徐圖後進的想法,向大家報告的時候了!

雷倩說,前年(2016年),立法院對婦聯會發動攻擊,讓這些公益服務社會的社團領袖必須轉變成面對公權力大刀的「危機處理者」。面對綠營立委連環追殺孤立無緣,加上內政部與黨產會祭起「勞軍捐」與「附隨組織」兩把大刀,這些奉獻國家社會毫無私心的常委們,為了維持組織的尊嚴,以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精神,開始擘劃轉型,面對重重困難。

由於時空背景、法規環境、與社會氛圍的劇烈變化,常委會明白原先以「政治團體」登記的組織必須轉型,眼看許多組織,如紅十字會、救國團、農田水利會陸續被強勢政府運用公權力或被廢法、或被凍結資產、或完全喪失自主性的此刻,要如何轉進才能保住公益性的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要如何才能讓旗下公益團體生存運作?更重要的,面對民進黨中鷹派的各種作為,如何才能確保婦聯會的歷史與尊嚴不被糟蹋?

雷倩指出,雖然常委們的個人志業,主要是文化、外交、教育、公益;但身為重要領袖的家屬,她們曾身處核心經歷對日抗戰、大陸變色、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台美斷交等巨變。此時歷史再度將她們推上風口浪尖,她們則以多年的姊妹情誼彼此鼓勵,在近兩年的孤軍奮鬥中忍辱負重同舟共濟。

雷倩強調,去年(2017年)自己參加常委會,坐上蔣夫人照片前簡單的會議桌,開始深入認識這一群令人尊敬的前輩。會裡律師在向常會報告時自居晚輩,稱她們為「常委媽媽」,以後自己也將沿用此一既尊敬又可愛的稱呼。

中時電子報 黃以謙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