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岳謙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蔡總統談台灣價值 我真的想忍住不笑

當蔡英文在接受媒體專訪的時候,認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必須要對「台灣價值」再做一次確認,讓民進黨支持者感覺柯文哲是能一起作戰的人。我已經很想笑出來,但是我努力的強忍住不笑,以免對總統有所不敬。但是,就在隔了幾天之後,也就是元月26日,蔡英文在視察「台北市健康公宅」的當下,說出「年輕人的居住權利與環境,也是台灣價值」。我實在忍受不了,大大的笑了出來,我們的總統太寶了。很明顯的,她對她自己使用的語言並不了解。

在蔡英文的那個時代,要進入知名的高等院校就讀,必須經過嚴格的大學聯考制度的考驗。基本上講,通過考驗的學生對數理和語文都應該具備一定程度的基礎能力,所以,對「價值」這個詞彙的定義和內涵應該有些基本的掌握。如果會出現對所謂「價值」這個概念掌握不住或認識混沌,就存在幾種可能性。一個是,在求學階段過度使用記憶能力,對理解力和想像力的開發呈現出不足的現象。一個是,講出別人幫她撰寫的稿子或詞彙,而她只是把這些稿子或詞彙背下來,加以使用而已。

價值一詞在經濟學領域和哲學領域的用法不同,如果使用為經濟學名詞可區分為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如果用在哲學則指的是令人追求、珍視、和保愛的事物或品質,例如倫理價值、藝術價值等。當蔡英文將年輕人的居住權利定義為台灣價值的時候,我們不知她指的是哲學名詞或是經濟學名詞。當她要求柯文哲再次確認台灣價值,我們也不知她在哪個領域。

有人說「為政之道無它,心存百姓,耐煩而已」,我認為必須加上「誠信,童叟無欺」。選舉前,為了爭取選民的支持,承諾對兩岸政策維持現狀,透明而且持續性。當馬英九和習近平共同在新加坡宣布雙方接受九二共識是兩岸共同的政治基礎,蔡英文沒有就此明確的表達反對,她一再的,不厭其煩的重複強調「維持現狀」。因此,唯一合理的推理就是她間接的接受九二共識,因為這就是當時的現狀。可是她當選後,卻改變了現狀,「騙選票」是否就是蔡英文的「台灣價值」?。

理政是政府重要的功能,政府要讓政務順利推動,必須建立誠信,商鞅的「徙木立信」就是為了讓政府的政令可以獲得人民的信賴,得到貫徹執行。蔡英文的年金改革違背了法律的不溯及既往原則,違背了政府的信賴保護原則。動員年輕人去批鬥退休的老人,無情的羞辱曾為台灣創下經濟奇蹟的這些老公務員和退休的老師們,政府的「背信忘義」是否就是蔡英文的「台灣價值」呢?

對華航工會的抗爭開出做不到的支票,罔顧媽媽們照管他們家人的身體健康,意圖開放日本核汙染區域食品進入台灣,也努力地想方設法為含瘦肉精的美國豬和美國牛開方便之門,一例一休以及再度修惡法背叛了廣大的弱勢的勞工朋友,執政前和執政後的立場變化了,對全體台灣民眾的徹底「背叛」是否也是她口中的台灣價值呢?

十幾年前,我曾參與歐盟探討所謂「歐洲價值」的國際研討會,會議最後的結論是「人權」。但是當2001年美國攻打阿富汗、2003年美國率英、澳、日攻打伊拉克、2011年美、英、法攻打利比亞、挑起敘利亞內戰和烏克蘭內戰,這些都充滿了地緣政治的利益算計和財閥與政客的相互勾結。他們製造了幾千萬人的流離失所,這些難民有的陳屍地中海,有的家庭破碎,孩子無法安全的正常的成長。所以,當美歐等相關國家高談所謂「人權」的時候,我很想笑又很想哭。想笑是因為這些國家怎麼會如此的虛偽,想哭是因為這些美歐相關的國家高舉「人權」的幌子以圖謀自己的私利,卻傷害中東、北非和中亞超過千萬人以上的無辜家庭。

當蔡英文要柯文哲滿足民進黨人所謂「台灣價值」的時候,我們清楚的知道她所指的就是「台獨」這個價值,但是她沒有勇氣自己說,她意圖透過柯文哲的想連任,需要民進黨這個基本盤的選票,來迫使柯當她的馬前卒。模仿美歐的模式,高舉所謂「台灣價值」這個幌子,蔡英文的內心對台灣民眾的安危究竟是如何盤算呢?

編按:中時電子報聘請知名學者賴岳謙教授開闢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從犀利獨到的觀點為讀者分析解讀重大國內外及兩岸新聞,每周一定期刊出。

中時電子報 賴岳謙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