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IPO審核上週三演「孤獨一枝」

團滅——這是對上周來到發審委上會公司最恰當的形容。上周共有18家擬上市公司上會,結果是上週二「7過1」、上週三「5過1」、上週五「6過1」,18家上會公司最終結果是3家成功過會,14家被否決,1家取消上會,實質通過率僅為16.7%,再度刷新過會率新低。業內人士調侃,不管一天幾家公司上會,但每天僅一家公司能通過審核。

發審委委員發威

鋒龍電氣、彩訊科技、宏川智慧是上周成功過會的幸運兒。而14家被否決的公司被問及的問題「一籮筐」——不正常的毛利潤率、關聯交易、內控制度有效性、募集資金用途等等。

在14家被否決的公司中,挖金客可謂是最不幸的——3次向資本市場發起衝擊都未能實現。2015年年初,上市公司亨通光電擬收購挖金客全部股權,但由於挖金客實控人離婚,股權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收購被迫終止。2016年1月,挖金客宣佈進入上市輔導,同年6月,挖金客首次向證監會提交創業板上市申請並獲得受理,但5個月後,公司以「股東股權擬發生變化」為由主動終止IPO。一個月後,挖金客再度申請上市,目標變成了主機板,輔導券商也由廣發證券變更至招商證券。

而成功過會的宏川智慧則是唯一一家被現場檢查的公司,2017年4月經歷了證監會的「嚴格搜身」,或許發審委委員們對於這樣的公司比較放心。

Wind統計顯示,2017年發審委共審核498家公司的上市申請,有380家通過審核,2017年全年的審核通過率為76.31%;第17屆發審委自2017年10月17日履職以來,已經審核了134家公司的上市申請,通過率為50%。進入2018年後的不到1個月時間,新一屆發審委共審核45家企業,過會僅15家,23家被否,4家取消審核,3家暫緩表決,過會率僅為33.3%。上周18家上會公司僅3家過會,14家被否決,1家取消審核,周過會率只有16.7%。

第17屆發審委委員們的嚴厲讓擬上市公司和投行等審計機構叫苦不迭,甚至有券商保薦的連續3家公司被否決。發審委委員們對待擬上市公司為何如此嚴苛呢?

從人員組成上看,第16屆發審委有主機板發審委和創業板發審委兩部分組成。主機板發審委25人和創業板發審委35人,共60位委員,其中專職委員31人。第17屆發審委總共63人,專職委員增加到了42人,相比之前在人數上有了大幅的增加,而這42位委員當中,有33位是來自於交易所、證監會、地方證監局等監管機構。由於大多數發審委委員來自于監管層,所以他們審核的尺度會更多地從監管的角度出發去進行判斷,更加關注企業的規範性。

此外,證監會對於發審委委員的考核也變得越發嚴格。證監會設立發審委遴選委員會,增加面試和考察環節,對發審委委員的選拔層層把關;減少委員任職期限,將委員連續任期最長不超過3屆改為不超過兩屆,每年至少更換一半;對存在問題的發審委委員,其推薦單位要被追責,若是仲介機構推薦,可能會影響到其在審專案;證監會設立發行審核監察委員會,對發行審核工作進行監察;改變此前固定的發審審核模式,採用電腦搖號方式,一次一授權,不固定召集人、不固定組別、不固定發審小組,隨機產生審核團隊。

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17屆發審委委員就職儀式上強調未來的審核要嚴把品質關,要勇於否決,並且對於委員進行終身追責。在這樣的制度下,委員們的審核也必然會更加謹慎,更加嚴格,更加全面。

堰塞湖「水位」持續走低

從另一個角度看,近期越來越低的審核通過率與每週上會公司的數量增長有著直接的關係,背後的原因就是監管層下決心解決IPO堰塞湖問題。

證監會發行部相關人士最近幾個月反復要求不要帶病上報,但在幾百家公司排隊的背景下,有著先排隊占位元,再規範解決問題想法的公司不在少數,這也被擬上市公司和仲介機構視為最理性的選擇。

天風證券倪浩表示,出現上述這些情況主要是由於很多企業及券商抱著先排隊的心理;或者是回饋中要求核查的事項多,或者是要求取得的外部檔多;再有就是基於過會率的考慮,目前整體上看過會率比較低,有些企業想拖拖時間,觀望一下再上會。

現在審核節奏加快,審核嚴苛,對排隊占位公司的威懾作用便顯現出來。一些拖著慢慢解決問題的公司和以中止審核名義的公司被強制拉出來審核,最終被嚴格的發審委員否決。

具體來看,進入2017年後,新股上市審核速度明顯加快,審核公司數量達到498家,一些2017年年中申報的公司在2017年年底已上會。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16年之前申報的,卻還有近200家未上會。截至1月25日,證監會受理首發公司464家,其中已過會26家,未過會438家。未過會公司中正常待審432家,中止審查6家,目前排隊公司的數量較最高時的800多家大為減少。

中時電子報 徐慈薇/編輯、新金融觀察●劉子安/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