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規避監管的表外業務之亂

在本次銀監會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中,表外業務與同業、理財業務一併被貼上「整治重點」的標籤。就表外業務而言,由於不計入資產負債表,不佔用銀行風險資本,近年來商業銀行的表外業務迅猛增長,部分銀行的表外業務的增速甚至高於表內貸款增速。而在「繁榮」之下,表外業務也逐漸異化成以表外之名行表內之實,規避監管的管道,蘊含的風險具有複雜且不確定性。

合規壓力較大

銀監會在《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中提出「突出整治重點」,各銀行業金融機構和各級監管機構要嚴查資金脫實向虛在金融體系空轉的行為,嚴查同業、理財、表外等業務層層嵌套,業務發展速度與內控和風險管理能力不匹配,違規加杠杆、加鏈條、監管套利等行為。

表外業務也因此再度被推至風口浪尖。事實上,在此次《通知》發佈之前,表外業務風險已經引起監管部門的高度關注,在不少推動金融業「治亂象、去槓桿、歸本源」的檔中,都不乏對表外業務的規範。最近的一次是2017年12月發佈的銀信合作55號文,銀信通道業務被監管「點名」。銀監會明確,商業銀行不得利用信託通道掩蓋風險實質,規避資金投向、資產分類、撥備計提和資本佔用等監管規定,不得通過信託通道將表內資產虛假出表。

監管從嚴的背景下,銀信通道融資需求明顯壓制,表外業務的收縮態勢突出。12月金融資料顯示,表外融資新增3567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少增3676億元。這種「收縮」在很大程度上與合規壓力有關。

中國銀行業協會不久前發佈的《2017年中國銀行家調查報告》顯示,在強監管背景下,銀行家認為「合規」壓力進一步增大。其中,有36.4%的銀行家認為表外業務面臨較大的合規壓力。

事實上,由於操作的不合規,表外業務的違規案件時有發生,如個別銀行的大額票據、「假保函」案件等,由於審核、管理不到位,業務流程不合規,導致風險頻發。1月27日,銀監會公佈又一起票據違規,郵儲銀行甘肅武威文昌路支行違法違規套用票據資金,涉案票據票面金額79億元,非法套取挪用理財資金30億元,銀監會對涉及該案的12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計罰沒2.95億元。

而從監管機構角度,之所以在對待銀行業表外業務風險的問題上尤為重視,原因在於可能出現的風險交叉傳染。央行就曾指出,由於商業銀行表外業務管理仍然較為薄弱,表內外風險可能出現交叉傳染。

表外業務顧名思義,指商業銀行從事的,按現行會計準則不列入資產負債表內,不形成現實的資產負債,但影響銀行當期損益的經濟活動。近年來,在銀行業信貸生息資產增長乏力背景下,表外業務由於不計入資產負債表,不佔用銀行風險資本,銀行發展該類業務的動力較大,表外業務規模迅猛增長,央行在《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7)》中指出,截至2016年年末,銀行業金融機構表外業務餘額253.52兆元(含託管資產表外部分),表外資產規模相當於表內總資產規模的109.16%。

特別是對於一些受制于資本金和貸款規模約束的銀行而言,表外業務相當於打開了一扇窗,既可擴大規模、獲得收益,且不消耗資本,部分銀行的表外業務的增速甚至高於表內貸款增速,成為增收的重要手段。其中,一些表外業務雖名為「表外」,卻在行表內之實,規避監管。

業務結構失衡

如部分金融機構和企業通過相互擔保、交叉承諾、迴圈開票等表外融資方式進行關聯套利、空轉套利、監管套利,加之部分表外理財產品欠缺合規性,大量進行資金池運作和嵌套投資,致使不同金融機構業務之間的關聯性和金融風險跨行業跨市場之間的傳染性明顯增大,而一旦出現風險,銀行不得不「表內」化解決,無法實現真正的風險隔離。

「券商通過委託定向投資把銀行原買入返售項下的業務轉入同業存放項下,但並不計入資產負債表,以便銀行規避信貸規模管理、行業政策限制以及監管要求。」在中信建投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楊榮看來,伴隨著商業銀行表外業務的迅速發展,其帶來的市場風險、信用風險等也在不斷提高,目前銀行表外業務的主要亂象包括以表外之名行表內之實、表外業務結構失衡,以及操作不合規。

其中,表外業務結構失衡體現為個別業務畸形發展。如在2016年,表外理財的主要部分非保本浮動收益理財產品的資金餘額同比增長為32.59%,委託貸款規模同比增長19.80%,而同期貸款規模增速僅有13.46%。為此,在2016年年末,央行和銀監會相繼推出了將表外理財業務納入宏觀審慎評估的政策以及《商業銀行表外業務風險管理指引(徵求意見稿)》,嚴控表外業務增長。

「無論是資本監管、資訊披露等監管層面的外部要求,還是銀行自身內部控制、風險管理、會計處理的內部要求,入表的表內理財業務都要遠遠嚴格于表外理財業務。」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鐘震在《中國金融論壇工作論文》中的撰文稱,由於這些特徵,銀行表外理財業務漸成銀行規避監管和宏觀調控的內生動力,並逐步異化為「表外信貸」,其中,一些信貸類銀行表外理財業務將資金先轉移至表外再放貸,也規避了信貸規模調控政策以達到增加信貸投放的目的。

此外,在楊榮看來,另有部分表外業務由於自由度大,潛在風險較高,特別是金融衍生工具類表外業務,該類業務大多數不需要相應的資本準備金,也無規模的限制,只要交易雙方達成一致即可形成業務協定,自由度大刺激了表外業務的擴張,潛伏著巨大風險,而金融衍生工具類業務一般有很高的槓桿率,導致因微小的錯誤而帶來巨大的損失。

中時電子報 徐慈薇/編輯、新金融觀察●張晨曲/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