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智能快遞櫃上演「豐鳥大戰」2.0

順豐與菜鳥的第二季競爭即將在智慧快遞櫃領域上演。菜鳥要做快遞櫃,順豐、申通、韻達增資豐巢。

戰火重燃

自國家郵政局出面調解「豐鳥大戰」之後,握手言和的背後一直暗流湧動,2018年似乎有戰火重燃的趨勢。

1月23日,作為豐巢的聯合創始投資公司,順豐、申通、韻達相繼發出公告稱,增投豐巢科技。本輪融資,豐巢獲投總金額約為20.7億元(人民幣,下同)。此次增資後,豐巢科技的股東數量將從原先的15個增至23個。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不到一個月之前,菜鳥網路剛剛表示將推出自有品牌的智慧快遞櫃,並與「桐廬幫」對接了菜鳥智慧快遞櫃的介面。

實際上,豐巢和菜鳥「重歸於好」的背後也加緊了各自對智慧貨櫃領域的佈局和陣營分化:菜鳥在與豐巢和解後一個星期就火速投資速遞易;不到一個月後,豐巢全資收購e棧,並在隨後的快遞櫃市場份額直逼速遞易。

智慧快遞櫃領域火藥味漸濃,但在過去一年,查看各地消協曝光的典型案例,有關智慧快遞櫃的投訴頻頻出現——「沒徵得我同意,也沒任何通知,快遞員就把快件放到了智能快遞櫃。」「為什麼我明明在家,也不送上門,還得自己下樓去取?」

智能快遞櫃真有這麼火嗎?新金融觀察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二線城市社區中配備的智慧快遞櫃,確實曾頗受歡迎。然而,自2017年下半年起,智慧快遞櫃收容量便開始下降,市中心之外點位的使用率更是大幅走低。

2017年12月初,家住天津西青區禦溪園的網購達人李燕(化名)突然發現,社區內名為「格格貨棧」的智慧快遞櫃開始無人問津,4米長的櫃體內幾乎沒有快件,與一年前的熱鬧景象形成鮮明對比。李燕說:「當時每次下班回家到櫃前取件都要排隊,之後使用的人越來越少。11月我取過一次快遞,旁邊都沒有人。」12月31日,此處格格貨棧遭停用,「請不要繼續存放快遞,不聽勸阻後果自負」的溫馨提示並不溫馨,時至今日貨棧「屋簷」已掛滿冰淩。

更冷清的情況發生在天津西青區中盛裡,該社區自2016年起就有速遞易智能快遞櫃進駐,如今三處櫃體已淪為擺設,因不少業主提出影響停車被撤離。新金融觀察記者在天津河西區日報大廈登錄速遞易APP,選擇就近存放,顯示的10個網站仍正常運行,而在中盛裡附近登錄速遞易APP,選擇就近存放的智慧快遞櫃,發現顯示的8個點位元中,4個處於撤櫃待刪除狀態,占比達到50%。

收費陰影

快遞櫃由熱轉涼,與取件超時收費直接相關。在日報大廈附近攬件的圓通快遞員李明(化名)表示,自從知道使用快遞櫃超時要花錢後,大多數人寧願把包裹放在通道的舊紙箱裡,也不同意快遞員放入智能櫃。「10個收包裹的用戶中,大概只有1個願意使用智慧快遞櫃。」

新金融觀察記者走訪了多個社區發現,智慧快遞櫃的表面僅僅張貼了廣告和使用指南,並未有逾期收費提示。「這得吃過虧才能發現。」曾經的速遞易忠實用戶周虹(化名)告訴新金融觀察記者,此前物業不代收包裹,她都是讓快遞員把包裹放在櫃裡。「取件很方便,也沒產生過費用。直到去年9月,我因出差一周在24小時未取件,被收取了7元保管費。事先未被告知,突然被收費很難接受。我買的零食一共才35元,7元占到商品總價的20%,網購圖便宜的意義不存在了。」

既然使用智慧快遞櫃超限需要收取費用,那麼是否有明確的收費標準?新金融觀察記者致電速遞易,客服人員表示向逾期未取快遞的用戶收費,是為了保障快遞櫃的正常使用,而在具體費用上,各個城市甚至各個社區均有差異,無法給出統一標準。「這一功能在設備出廠時就已設置完成,與進駐社區的成本核算有關,具體費用均以取件時設備提示為准。」

商家語焉不詳,加劇了市場的不滿情緒。更何況為提高櫃體周轉率,近日速遞易悄然將免費下限從24小時變為12小時,每超限時一次,加收1元保管費。在網路問答社區知乎上,「剁手族」一片譁然:「不通知就收費已屬過分,悄然漲價又是怎麼回事……」多位律師認為,消費者通過網路購物後,事實上已支付了快遞費用,除非另有特殊的約定,商品在送達消費者手中之前產生任何其他費用,理應由電商來承擔,而不能轉嫁給消費者。

遭遇智慧快遞櫃收費,快遞員同樣無法接受。在李明看來,智能快遞櫃的意義是提升送件效率,避免爬高層、轉社區,但如果收費將讓他進退兩難。「現在除了豐巢等極少數智慧快遞櫃免費外,快遞員選擇包裹入櫃,每單要付3至5毛錢。要知道,現在每送一單的提成也就是1塊5。所以,如果沒有免費櫃可以用,我只有在實在忙不過來時才會選擇交費,通過提高總派件數來彌補損失。」

與智能快遞櫃門可羅雀形成鮮明對比,多個社區內可免費代收快遞的超市越發火爆。在天津師範大學旁的景福花園,一家免費代收快遞的超市經營者告訴新金融觀察記者:「晚上6點到8點是我們最忙碌的時段,下了班取快遞的人絡繹不絕,21日下雪當晚我們店也開到11時30分。在網購時代,宅男宅女難得見面,大家借著來取快遞的工夫也會買些日用品,店裡的銷售額由此提升了三成。「目前來看,同樣是解決「最後一公里」問題,無論是從收取快遞成本、快件大小限制還是社交互動需求來看,社區代收快遞超市在與智慧快遞櫃的較量中取得完勝。

有業內人士指出,在智慧快遞櫃收費方面,日本的做法有一定的借鑒意義。據瞭解,智慧快遞櫃遍佈日本每棟公寓樓,由物業統一向運營公司購買,這筆費用包含在物業費裡。「因此,業主在享受快遞便捷服務的同時,幾乎感覺不到額外支出,解決了運營商直接向消費者收錢的難題。」

盈利困境

悄然提價,智能快遞櫃為何甘冒天下之大不韙?原因在於這是一個極度燒錢的行業,直到現在入局玩家都沒有摸索出可靠、有效、持久的盈利模式。

實際上,運營一個智慧快遞櫃的成本並不低,浙江省商務廳人士曾表示:目前智慧快遞櫃的盈利模式尚不清晰。一般而言,櫃機成本在4萬元左右,進場費、折舊費、後期維護等諸多運營成本,均對快遞櫃企業造成不小的壓力。

有業內人士進一步指出,按照10年折舊計算,一個快遞櫃每年的成本約8000—10000元,其中快遞櫃造價折舊4000—5000元,占成本的50%;進駐社區的費用約3000元,占30%—40%;電費及維護費用在1000元左右。僅靠收寄件向消費者和快遞員收費以及微薄的廣告收入,遠不足以覆蓋快遞櫃的運營成本及費用。

公告顯示,豐巢科技2016年營收為2.25億元,淨虧損為2.49億元;2017年前三季度營收為1.59億元,但淨虧損達2.75億元。曾憑藉速遞易業務聲名大噪的三泰控股曾公開表示,24小時自助便民服務網格及平臺專案屬於新興行業,收費服務尚未實現規模化收入,重資產投入的運營模式導致整個行業均未實現盈利。

梳理智慧快遞櫃先行者三泰控股的發展道路,頗具指向意義。2012年年底,三泰控股開始佈局速遞易業務搶佔市場。2015年年底,速遞易業務擴張至全國79個城市,簽約協定網點近8.87萬個,佈局網點4.87萬個。在2016年年底,其線下網點又增至5.6萬個。2017年半年報顯示,速遞易日投遞量峰值225.8萬件,投件率峰值達87.9%,線下終端投放超過5.6萬套,服務使用者近6000萬。

然而,如此亮眼的擴張資料,帶來的卻是一地雞毛。根據財報,正是因為燒錢的速遞易業務,三泰控股2015年虧損近3800萬元,2016年虧損高達12.69億元,營業收入也下降了27%。按照深交所規則,連續三年虧損企業將被退市。為了完成保殼,三泰控股頻頻尋求資產重組,為持續虧損的快遞櫃業務尋求出路。

2017年3月31日開始停牌的三泰控股,一再拖延至7月24日才複牌,其間終於完成對速遞易的處置。三泰控股披露的全資子公司「成都我來啦」重組方案顯示,三泰控股以定向減資方式完成對速遞易股權的出售。交易完成後,三泰控股的持股比例降為34%,中郵資本占比50%,驛寶網路占比10%,亞東北辰占比6%。通過本次交易,三泰控股獲得接近18.5億元的現金,取得接近4億元的投資收益,引入的資本方為中國郵政、菜鳥網路、複星集團。

斷尾求生,甘苦自知。在提交速遞易股權出售議案時,三泰控股董事長補建曾感歎:「資本是血腥的。我有選擇嗎?沒有選擇!」

智慧快遞櫃業務減負後,不再納入三泰控股合併報表範圍,三泰控股似乎一夜之間恢復了青春,公司淨利潤和每股收益均得到極大改善。2017年半年報顯示,三泰控股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1.19億元,同比增幅-64.59%,基本每股收益-0.14元。待到三季報發佈,這三項數據變為5.96億元、496.01%、0.43元,預計2017年利潤區間為2.60億—3.40億元,脫星摘帽已無懸念。

速遞易的瘋狂擴張,如同南柯一夢。領先者尚如此,其他玩家的結果可想而知。

競爭壓力

此次順豐、申通、韻達增資豐巢,是什麼原因讓他們選擇繼續加碼?

根據中金公司發佈的快遞業資料顯示,快遞行業毛利率已從2007年約30%的水準,下滑到目前的5%—10%。

顯而易見的是,快遞業的競爭已經越來越激烈。消費者如果在淘寶退貨一欄選擇快遞公司,就會發現有幾十家快遞可供選擇,一些公司甚至從來沒有聽說過。

在殘酷的競爭環境下,不少快遞公司為了搶客戶,把寄件價格定得越來越低。根據機構研報顯示,2010年—2015年,快遞行業平均單價大幅下滑45%,單件收入從2010年的24.6元下滑到2015年的13.4元,利潤微薄可想而知。

另外,招快遞員的成本高昂。以天津為例,新金融觀察記者流覽各大招聘網站發現,現在一位快遞員的保底薪資是5000元,另加五險一金,甚至還可提供員工宿舍,這對於快遞網點來說壓力很大。

讓寄件價格標準化以及降低營業網點的成本,是快遞網點希望通過佈局快遞末端來解決的問題。

從政策層面來看,快遞末端的重要性正在變大。

2017年6月,國家郵政局發佈了《關於加強和改進快遞末端服務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意見》指出,積極推進「快遞入區」工程,聯合相關部門綜合利用現有的連鎖商業機構、便民服務設施、社會公共服務中心等開展投遞合作,爭取將智慧快件箱和末端投遞服務中心等設施列入城市基礎設施規劃。

在1月8日的全國郵政管理工作會議上,確定了未來三年實施的八項行動計畫,其中一項是「實施『末端轉型升級』行動計畫,全力推動末端變革,適應城市治理新要求,加快推進『快遞入區『工程,大力發展協力廠商和智慧終端機服務體系」。這被不少快遞末端從業者認為是一個利好的消息。這意味著2018年,之前在觀望中的資本很可能入局,也可能會有創業公司更快速地成長,改變如今的格局。

「未來菜鳥和豐巢誰能更勝一籌或取決於誰能更好地降低成本。」快遞諮詢網首席顧問徐勇表示。徐勇同時認為,目前在智慧快遞櫃領域市場競爭還不夠充分,需要更多的競爭者參與和佈局,在競爭中明確新事物運行和界定的規則。

中時電子報 徐慈薇/編輯、新金融觀察鄒昶昊、王雅菡●/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