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婿范德騰 幽默書寫音樂人生

豬哥亮的「斯斯」廣告,讓台灣女婿東吳音樂系副教授美國鋼琴家范德騰(John Vaughan )有了學中文的樂趣。來台定居超過20年,范德騰日前出版散文集《殺掉我爵士樂裡的貝多芬》,他說自己剛到台灣時,利用看電視學國語,他特別愛看廣告,尤其是「斯斯」讓他印象深刻。

「我一邊看著豬哥亮告訴我鼻塞鼻炎該怎樣處理,一邊還聽見代表轉折的拿坡里和弦,在異鄉生活的忐忑頓時放鬆不少。」原來「感冒用斯斯,咳嗽用斯斯」中第二次出現的「用斯斯」就是「拿坡里和弦」,「莫札特五分鐘的樂曲才出現一次,這首廣告歌十秒就出現,非常經典。」

范德騰拿到畢業自琵琶第音樂院博士,1993年為愛走天涯,到台灣定居教書,雖然他學的是古典音樂,但是他非常喜歡爵士樂、流行音樂,也做跨界演出與講座音樂會。這次他不用黑白琴鍵,而是用文字詼諧分享「家庭」、「求學」、「愛情」這些在他成長路上有著重要地位的人事物。

「我從小就很嚮往去異國居住,雖然美國很大,但總是沒有像歐洲一樣,火車出站就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文化。」范德騰說,要跟妻子來台灣定居,「是我夢寐以求。」事實也證明,這二十年來范德騰儼然變成台灣通,他不但會玩台灣麻將,吃皮蛋、內臟跟臭豆腐,也已經跟台灣社會完全融合。

為了寫這些文章,范德騰絞盡腦汁,希望夠把自己的經驗透過文字分享給台灣讀者,但中間的確笑料百出。由於新書是雜誌每月專欄集結,為了寫文章,范德騰先用英文書寫,再請助理也是鋼琴老師的陳逸梓翻譯跟潤稿,「我為了這件『月事』真是傷透腦筋,但我的助理說不可以這樣講。」范德騰還說,有一次為了交一篇稿子,居然碰到颱風天停電,「太太問我要不要去住飯店,還可以充電,我很不屑地說電很快就會來了,沒想到停了24小時。」最後他只好到車上,拿著鉛筆跟稿紙像個原始人去寫文章,過程難忘。

「我都是用『狗會講話』的態度去推廣古典音樂。」范德騰會在演出之後的安可,突然像小丑般拿出三顆球來做拋接,現場氣氛頓解放,范德騰說,「如果一隻狗會講話,你會計較他的發音標不標準嗎?不會,但是你會印象深刻。我希望我可以讓很多不同想法的樂迷都能走進音樂廳,得到欣賞音樂的樂趣

中時 趙靜瑜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