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張錦華林元輝陳正倉快向學生道歉

「公廣之亂」宛如照妖鏡般,照出的何止是執政者的貪婪嘴臉,過去高喊黨政軍退出媒體、反壟斷的傳播學者們,此次選擇噤聲,理由爛得可以,不熟悉、不認為、不是專長,再加上個沒有追蹤,這「三不一沒有」打的是自己的臉,跟自取其辱沒兩樣。

三不一沒有 自取其辱

或許是灑狗血的戲做久了,「公廣之亂」劇情還真有幾分相似,政治赤裸裸地介入媒體經營,未來恐很難找到如此絕佳案例。但通常演到這時,不是應該有人出來「開罵」嗎?怎麼都快下檔了,好像少了某些人出場。

誰來開罵?過去的經驗,傳播

界、法律界的學者將接棒演出,舉著媒體改革大旗,總以知識份子之姿,提出濁世的清流諍言,因為他們的標榜的「高度」不一樣,很多時候比立委言論免責權還威,但這次卻一句話不吭。

理由呢?台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說,公廣案他沒追蹤、不是專長。拜託,這種話換做學生對老師說,早就被當了,居然能夠拿來當作噤聲的理由,

在黨政軍退出媒體時強調公共知識份子要參與政策,影響社會,這時怎會甘於自廢武功?

選擇性擔憂 兩套標準

政大傳播學院院長林元輝在旺中案時,強調媒體第四權不能失,擔憂將導致整個新聞事業崩解。但遇到公廣集團亂鬥時,突然「不熟悉該領域」,所以「很熟

旺中、不熟公廣」?還是公廣的新聞事業崩解,不需要擔憂了?還是根本是「選擇性擔憂」。

但扯中之扯,莫過於前NCC副主委陳正倉以公廣集團市占率不高、對收視戶幾乎無影響的論調。所以,就算公廣集團鬥得再怎麼難看,只要市占率不高(但標準沒說),就可以「因惡小而為之」,放任妄為。哇!這該不會是NCC的施政準則,真令人嘆為觀止。

陳正倉還說,公廣集團作為對全民有利就沒問題。所以,坐擁無線頻譜資源的華視,去播民視8年前的舊戲《夜市人生》,是哪門子對全民有利?睜眼說瞎話到如此,再說出「不認為有政治介入」,也就沒什麼好意外了。

棄守第四權 身教何在

高舉正義大旗的學者,可以因個人喜惡,對於乾乾淨淨的民營企業窮追猛打,只因主事者在對岸經商;然而對於吃相難看的公廣集團內鬥,就只因顏色對了,甘願棄守第四權,這不是泯滅良知,什麼才是泯滅良知?

所以課堂上的道德良知,到了現實,都變成了笑話。閱聽人的權利可以轉彎,比白海豚更猛,但轉不轉彎都是「我說了算」,綠轉紅不轉、小轉大不轉,就算不紅、不大,先把他汙名化得又紅又大,就可師出有名。

汙名化 閱聽人當擋箭牌

於是乎,當年指控旺旺集團是中資、拿中國的錢,都是建立在其意識形態的「想當然耳」,靠著抹紅對方為自己壯膽,莫須有的罪名滿天飛,不分青紅皂白亂罵一通。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沒拿出過拿錢的證據、也沒為當時言論表達歉意。

所以,別再拿閱聽人當擋箭牌了,那些高尚的理由,都是鬥爭的工具罷了。只是這種昨是今非,在公廣之亂後一一現形,潮水退了、露出屁股了,當年醜話說盡的學者們,先不論有無資格繼續為人師表,但如此身教,絕對欠教過的學生們一個道歉。

黃琮淵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