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石刻 珍貴的民間記憶

民間石刻是巴中石刻藝術資源中的另一塊瑰寶。當一塊堅硬粗礪的石頭,歷經錘擊鏨鑿,成為一件工具、一個器皿或建築的一部分,在浸潤了時光的滋養後就不再是一塊石頭,而是民間的一段珍貴記憶。巴中民間石刻的痕跡就浸潤在了那些廊簷雕欄、石階抱柱的圖案裡,浸潤在石獅、貔貅的形象塑造裡,石硯的神韻裡,石缸的鑿痕裡……。

漫步在巴中的場鎮街衢,民居建築、寺廟道觀等處,觸目可見柱頂石、柱礎、踏步石、石欄杆、石影壁、石牌坊等,雕刻題材豐富,有人物、動物、神話故事等,多應用圓雕、浮雕與線刻技法,少量透雕工藝,刻工細膩,形象生動,這些傳統建築石刻技藝,折射出巴中的歷史文化意蘊,也成為巴中民間建築的點睛之筆。石獅、貔貅、麒麟等是漢族傳統文化常見的避邪物品,其中,石獅最普及也最有生命力,百姓把獅子看成能驅惡辟邪的瑞獸,巴中民間數量最多的是門墩獅和鎮宅獅。鎮宅獅散布在村寨,數量繁多,門墩獅一般置於寺廟、陵墓或大宅門前,精神氣勢威猛雄渾,石獅表現技巧通常都大膽誇張、粗細結合、陰陽並用、裝飾味濃,並巧妙地利用石頭的結構勢態進行籌畫,或大刀闊斧或精雕細刻,圓雕、浮雕、線刻並用,古樸憨厚、玲瓏親切。這些石獅形象,賦予喜慶吉祥色彩,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具有永久的感染力、震撼力和生命力。

石硯最受收藏家青睞

在種類繁多的民間石刻中,石硯最受巴中收藏愛好者青睞。這些端硯設計精巧,因石構圖,雕工繁簡相宜,雖是研墨揮毫、丹青染翰之物,實為案頭的絕佳藝術品。

民間石刻題材豐富,技法多變,寫形傳神,鮮活生動,富有濃郁的地方色彩、生活情趣和永久的感染力,彰顯了千百年來巴中民間藝術的自由性與民間匠人豐富的創造性。

巴中石刻藝術資源還包含墓葬石刻,墓葬石刻多集中於明清時期,全市登記在冊的墓刻有2045處。另有起於東漢,盛於魏晉南北朝時期,止於民國的崖墓群共上百處。

模仿祠堂、廟宇修建

現存較大數量是明清以來的地上石質仿木結構墓碑建築,大多是模仿中國傳統的會館、祠堂、廟宇、道觀等建築樣式修建。墓碑造型複雜,裝飾華麗,工藝精湛。其中多為體量巨大、結構複雜、雕刻精美、傳承有序的家族墓群。具有代表性的有南江縣赤溪嶽姓合葬墓、巴州區化成鎮雷將軍墓、通江縣龍鳳場鎮張氏墓等。除了墓碑建築本身,還包括主墓碑、陪碑、墓前牌坊、字形檔塔、桅杆、鎮墓獸等在內的綜合院落式的建築空間。墓碑及其附屬建築還刊刻墓誌、族譜、詩文、楹聯等書法藝術作品。

巴中墓葬石刻所採用的題材和表達的內容包羅萬象,大都是古代吉祥喜慶、得道成仙、忠孝節義和趨吉避凶的傳統圖案;涉及戲劇人物、傳說故事、吉祥圖案、世俗生活等。表現手法有圓雕、浮雕、透雕、線雕及彩繪等。所有的裝飾題材、構圖複雜豐厚、意蘊深刻,富有濃厚的民間生活情趣,傳遞著濃郁的孝道文化;同時也具有深刻的思想文化內涵,體現的是巴中民間「事死如事生」的喪葬觀。

石刻文化走進千家萬戶

時至今日,巴中境內仍有大批石刻工匠,在石刻石雕行業續寫傳奇。據統計,目前全市石刻工藝人才近3000人,其中專業從業人員500餘人。其中,曾玉平、李積方、袁家祥等老一輩石刻藝術家早在業界聲名遠播。北京頤和園浮雕裡有曾玉平參與、眉山三蘇祠的「三蘇像」也是他的傑作。大木山書法作品群,是袁家祥和袁學順18年來潛心雕刻而成的一道藝術奇觀。此外,巴中還活躍著一群石刻藝術愛好者、收藏者、研究者,他們不僅是石刻藝術的熱愛者,同時也是石刻文化傳播者,讓石刻文化走進了千家萬戶。

巴中石刻藝術源遠流長,資源豐厚,近年來,巴中將石刻藝術作為巴中文化的核心,採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切實加強石刻藝術資源保護和利用,圍繞石刻藝術進行了資源普查、理論研究和文藝創作,形成了一系列成果。

資料來源:巴中晚報(嚴波、石耀東、張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