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貧瘠小城 搖身成為冬奧東道主

據《紐約時報》中文網5日報導,平昌距離北韓和世界上守衛最為森嚴的邊境只有50英里(約80公里),在外人眼裡就是一個種馬鈴薯、養牛的閉塞山區。城鎮的中心是一個平淡無奇的十字路口,滿是些「愛情旅館」和卡拉OK廳。這一帶有兩個滑雪度假村,但很難湊夠足夠多的雪來吸引遊客。

2010年平昌首次申奧失敗,2014年第二次競逐奧運會主辦權也未能成功。但最終,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同意由4.3萬人口的平昌郡舉辦將於9日開幕的2018年冬奧會。這是一直對這個無名小鎮充滿信心的人的勝利,它是奧運史上最意想不到的東道主之一。

「全城的人都上街手舞足蹈,」22歲的平昌居民李智雪描述他們聽到消息的那天。「在我們參加奧運競標前,南韓都沒幾個人知道我們的存在,更別說外國人了。」

《紐約時報》指出,平昌的弱點不只是經濟,還有天然缺陷。它是南韓最偏僻、最不發達的省分——江原道最貧困的地區之一,有很長一段與北韓接壤的邊境線。儘管離首爾只有80英里(約128公里),但從首都去往平昌需要走當地人說的「羊腸」山路,曾經需要幾個小時。

江原道知事崔文洵(Choi Moon-soon)說,平昌「是個很難得到政府投入的地方,」但是「我們希望奧運會能改變這一點」。

就連這座城市的名字都是個問題。起初,平昌在英文中的拼寫是「Pyongchang」,但人們常把它與北韓的首都平壤(Pyongyang)混淆。因此,平昌在2000年往英文名中多添了一個字母,又將另一個字母變為大寫,改成了「PyeongChang」,儘管大多數的外國新聞機構都拒絕把字母C大寫。

儘管改了名字,2014年仍有一位登記前往平昌參加聯合國會議的肯亞人,一不小心飛到了平壤,成了新聞人物。

不過後來,南韓還是把平昌申奧視作了國家申奧。南韓領導人迫切希望在全球樹立聲望,把冬奧會視作一個的機會,可以讓南韓成為少數舉辦過三大國際體育賽事的國家。(2002年的世界盃在南韓和日本舉辦,1988年的夏季奧運會在首爾舉辦。)

據《紐約時報》報導,在申辦的遊說中,南韓把平昌潛在的缺陷——緊鄰朝韓邊界,地處軍隊和槍炮林立的區域——用作賣點。申辦官員們稱,在平昌舉辦奧運會,會增進兩個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仍處在戰爭狀態的國家之間的和平。

北韓同意派出22名運動員參賽,兩國也同意派出一支女子冰球聯隊上場。

南韓的60萬軍人中,有三分之一都駐紮在江原道。南韓規定所有男性都要在部隊中服役兩年左右,許多應徵入伍,曾被派駐至此的人都表示,他們再也不想看見這個地方,山路如此崎嶇,冬天也太過寒冷。

這裡深深地刻下了對北韓的猜疑,比南韓其他地方更甚。帶刺的鐵絲網、坦克陷阱、地雷和崗哨就像多山邊界上的一道道傷疤。山頂上的擴音器每天都用大音量向北韓播放南韓流行樂,而北韓則用漂浮的氣球把一張張傳單送進南韓作為反擊。

《紐約時報》指出,比起南韓其他地方,這裡也更能深切地感受到緩和緊張形勢、希望有朝一日能與北韓統一的夢想。在這塊地方,許多年紀較大的人都是來自北韓的戰爭難民,他們在邊境附近住下來,希望在朝鮮半島統一後能快些回去。

「我們的夢想是有一天能搭上去北韓的火車,一路穿過西伯利亞,去到柏林,」非軍事區博物館(DMZ Museum)的館長盧沇洙(Noh Yeon-su,音)說,他指的是在朝韓邊界終結的公路和鐵路,基本上讓南韓變成了一座島。

江原道也是和平大壩(Peace Dam)的所在地,這座建築高聳在漢江上,原本是因為擔心上游北韓境內另一座大壩釋放毀滅性洪水而建造,不論洪水會是意外釋放還是有意為之。

但崔文洵道知事並不理會這些擔憂。

「我們這些住在這裡的人並不害怕北韓,因為儘管他們有導彈試驗和滿嘴大話,他們並沒有能力打一場戰爭,」他說。他強調說,江原道是南韓最窮的省分,然而這裡的經濟產出都超過了北韓全國。

他補充說,「這次奧運會最讓人愉快的事情,就是當外國人看到奧運會在這裡舉辦時,我們就可以擺脫這個恥辱,不再被當做一個危險的地方。」

中時 王嘉源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