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狼來了〉 余光中遺孀:他沒有對不起這個社會

余光中逝世兩個多月,遺孀范我存表示,雖然一定會悲傷,但還是必須整理余光中留下的信件、手稿等。她也表示,目前台灣或大陸還未有任何單位或機構主動提出要收藏余光中的手稿,「只有香港中文大學,知道余光中過世後,寫信來表示有意收藏部分余光中住在香港11年創作的作品手稿。」

余光中女兒余幼珊表示,除了2015年在余光中祖籍、大陸泉州永春成立的「余光中文學館」,收藏有部分手稿。但余光中過世後,目前忙於整理資料,還無法考慮未來的收藏計畫。

「90年來,他對這個社會國家,沒有做任何對不起的事,他也盡了他的力量。」范我存表示,余光中唯一稍有遺憾的,是《梵谷傳》之後未能繼續翻譯其他藝術家的傳記,「因為年事已高,一直未曾如願。」

范我存指出,社會對余光中多所誤解,「當年寫〈狼來了〉一文,寫到『工農兵文學』,只是提醒,並沒有指名道姓罵人。他就是因為在香港的時候,看到了大陸當時文革的狀況,才會提出建議,想讓大家知道文革不是國民黨再造謠。」

余光中從1974年到1985年住在香港,當時正是文革末期。范我存回憶,「當時有人想邀請余光中到大陸走走,就被他拒絕,還批評了文革一頓。他當時很多學生、認識的人因為文革逃離大陸,他深知文革的慘烈,絕對不是表面的風平浪靜。」

藍星詩社詩人向明也以余光中70歲時所作的詩〈五行無阻〉為例,「這首詩可以看出他的大無畏的心。這樣的人,引起的誤會和不諒解太多了,但他70歲寫成這首詩,代表他真的什麼都不怕。他不只有〈鄉愁〉而已。」

中時 許文貞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