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天然獨也難抗拒

逐步給予台灣企業及民眾「國民待遇」,是《惠台31條》主要精神所在。對企業而言,給予台資企業與大陸企業同等待遇,包括設立生產、研發中心,都享有稅收與投資的支持政策,台商亦可參與對岸的政府採購、以特許方式參與基礎建設、一帶一路,與大陸企業適用同樣的用地政策、台灣金融機構可參與更多大陸的金融業務等。

對個人而言,將「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台灣民眾不僅能參加對岸53項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考試和81項技能人員職業資格考試,同時可申請參加對岸各項「國家級的計畫」,參與影視文化產業不再受限,包括醫師、金融、高教等領域,台灣的證照可經認定甚至不必認定即可直接在大陸執業。這項原則對台灣的影響重大又深遠。無可避免,台灣人才將加速流向大陸,對台灣公共及私部門,尤其教育、醫療及企業等,都會造成不利影響。

綜合民進黨政府及傾向綠營人士的觀點,認為這些措施是「統戰陰謀」、「圖謀併吞台灣」,不容易落實、成效有限。這類說法都忽略兩岸實力對比的移轉、人才流動方向的改變,是「把頭埋在沙中」的自我安慰。對台灣而言,否定困難的存在,可能是真正困難所在。

《惠台31條》是台灣企業與民眾的「大利多」,是大陸主動、片面、不求對等的開放,是一個13億人口、超過12兆美元GDP、仍快速成長的大市場開放,在兩岸斤斤計較談判ECFA、貨貿、服貿時代,是可遇不可求的開放。企業與民眾將因而享有更多、更好的西進機會。台灣卻將因資金、技術、人才更快、更大量西進,面臨被「掏空」的命運。

可以回頭看看過去10年台灣經濟的變化與趨勢,GDP成長趨緩、資金外流、投資減少、薪資凍漲是10年趨勢,近年開始出現人才外流現象。去年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統計」,2015年台灣人赴海外工作人數為72.4萬人,相較2005年34萬人,10年倍增,這還不是警訊嗎?

更值得注意的是,過去海外就業年齡,以30歲以上中年人為主,屬於投資人或企業管理階層,如今則以25到29歲比例最高,工作地點不必猜測,當然是大陸,約占接近6成。不過,大部分人都認為這個數字「低估」了,台灣海外就業人數至少在百萬以上,單單上海一地,就號稱百萬台灣人居住。

幾年前,產業界就時常傳出對岸科技公司「以人民幣換台幣」(意為薪資5倍)行情挖角台灣人才;去年開始,大陸開始有計畫吸引台灣高教人力,給予薪資至少加倍。從平均數來看,大陸一線城市平均薪資已與台灣旗鼓相當,中高階管理階層及特殊的專業人才,薪資更是台灣數倍以上。即使不相信官方數據者,也可看看國際人力顧問公司的數據,在中高階管理層與專業人才方面,台灣的薪資水準早已不如大陸。

更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吸引台灣人才,是以年輕、高端專業人才為主,高教領域固不在話下,至少都是博士以上,即使民間產業領域亦復如此。主計總處統計海外工作人才平均學歷,超過7成是大專以上,遠遠高於國內平均數;平均年齡則「年輕化」,代表年輕人成為出走最大族群。

在大陸尚無太多「政策支持」下,兩岸人力流向已如此明顯,祭出《惠台31條》後,幾乎可確定必然更嚴重;年紀較長者要連根拔起到大陸工作,或許牽絆考慮多,年輕人面對高出數倍薪資、更大市場、更有成長前景的大陸就業機會,即使所謂「天然獨」,亦難抗拒。

21世紀全球經濟與產業競爭以知識、腦力、人才資本為本,台灣高階、專業人才如果持續外流,就不必奢談產業升級、經濟成長;政府不能立法限制人才赴海外工作,否則違憲。唯一可行有效方式,是與民間一起創造留才的環境與條件,但人才與投資息息相關、與國家發展戰略及經濟戰略掛勾,留才政策須通盤思考規畫。

行政院說下周要拿出因應對策,我們要提醒賴清德院長,在開始規畫對策前,務必先拋棄所謂「最終目的都是要併吞台灣」這類「反共八股」,不然我們看不到對策,只會看到反中口號,台灣只會繼續衰弱!

主筆室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