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轉型不容違法 潑漆絕非正義

轉型正義的目標是和解,不是鬥爭。不幸的是,獨派以近乎宗教式的狂熱,偏激到把潑漆、砍頭視為轉型手段,跳脫民主法治,硬把非法當合法,彷彿是在重現另一種「新戒嚴」;這不僅無法縫合傷痛,更會反過來製造恐懼、催化對立。再不停止,台灣注定走入另一場暴力威權復辟的新悲劇。

和解不該以暴制暴

轉型正義,是要還原真相、療傷彌補、尋求和解、共生團結,讓曾受過獨裁體制傷害的人與後代,不再因歷史記憶相互仇恨。所以,轉型正義自然就不可能是「以暴制暴」,否則在化解舊傷痛的同時,不也在製造新傷痛?然而,台灣的轉型工程,似已陷入「冤冤相報何時了」的漩渦。

就以蔣公陵寢遭潑紅漆來看,發起行動的學生說,這麼做是要凸顯民主社會不該再有威權遺址。或許,偏激作為真能引發關注這項議題,問題是,這種想法恐怕存在嚴重的邏輯誤謬。

仇恨將製造新傷痛

首先,現在社會就不能有威權遺址嗎?以最極端的納粹集中營為例,位在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曾是殘忍的死亡工廠,但如今它不僅被保留下來成為世界遺址,更是全球人士回顧二戰殘忍戰史的「血淋淋證據」。

當然,以集中營類比慈湖,是完全不同類型的比較。但,人類在追求進步的過程,不就是不斷地以古鑑今、以史為鏡,然後避免重蹈昔日過錯嗎?

對部分族群而言,蔣公對台功大於過,瞻仰陵寢,是要緬懷致意;但對持不同意見的獨派來說,這座園區的存在,不也能告訴後代,台灣不該重新走向威權了嗎?還是說,獨派真心認為「我討厭的都該消失」?有這種想法,與當年的威權又有何差別呢?

再者,只要是在執行轉型正義,就能容忍一點點的違法?獨派說,潑漆學生沒造成人員傷亡,不算違法。問題是,這不就像極了當年台灣在威權時代,統治者為方便管理所以頒布《台灣省戒嚴令》一樣,都存有「法律都我說了算」的概念嗎?難道獨派不曉得,自己正在做的事,與你反抗的事情並無二致嗎?

別打著民主反民主

所以,所謂「轉型有理、潑漆無罪」的論點,無疑是在詭辯。如果這類思維,會成為台灣主流意識,那麼,這種以製造新仇恨、縫合舊仇恨的作為,注定讓轉型正義走向轉型悲劇;而這種打著民主反民主的作為,還真是開了民主一個大玩笑。

朱真楷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