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珂 徜徉千年古玉文物

名聞遐邇的北京大學百年講堂專邀全球各界名人,包括美國前總統柯林頓、世界首富比爾.蓋茲及英國前首相卡梅倫等都曾受邀於此發表演說。台灣也極其難得曾有藝術家如「畫山之神」郭少宗等曾獲此殊榮前往該講堂專題演講,鮮為人知的是,這樁美事背後的推手就是古文物鑑定專家、北京大學百年講堂文謙美壇負責人岳珂。

岳珂自小生活在洋溢著濃厚文化氣息的九朝古都開封,一般人對他的印象就是在著名的《華豫之門》及《天下尋寶》節目中的名嘴專家。

其實,岳珂自河南大學歷史系畢業後的二十多年都以研究古代器物為職志,特別在青銅器及高古玉領域。這期間他也參與由北京大學玉文化研究中心編寫,自2006年以來《中國玉器市場年度調查報告》,並撰寫《明清皇家園林賞石圖集》及《中國玉器》等著作,在行內是知名度相當高的古文物專家及學者。

近身採訪岳珂時總覺得他有股將門之風,細問才知他是岳飛的第28代嫡孫,這是他最希望被公眾認知的身分,也是他最珍惜與寶貴的資產。談起玉器就讓岳珂打開話匣子,他記憶最深刻的是,舅舅負責的河南省文物商店就開在魯智深倒拔垂楊柳的相國寺裡,打小生活的地方彷彿都是書中才有。

數千年古文物伴隨成長

岳珂笑說,在70年代後期大相國寺的藏經閣宛如文物商店的倉庫,而當時各地文物商店是唯一合法經營古代藝術品的機構,同時也向民間徵集文物,提供給博物館做為館藏使用。

河南是文物大省,文物商店的庫存量比別的城市都大得多,小學時期岳珂就和舅舅住在藏經樓庫房的小隔間,除了讀書就是幫著舅舅打理這些文物。由於住的地方就是個大倉庫,所以岳珂床頭床尾文物堆積如山。他笑說,80年代初期一尊半米高的唐三彩在香港可以賣到港幣三、四百萬,但在那時文物商店的環境實在沒地方放置,只能擱在倉庫外的屋簷。

就這樣,每天一張眼就活在古都開封的文物堆裡長大的因緣際會下,岳珂耳濡目染的養成一般同儕難以企及的辛辣眼力與獨到見解。

對此,岳珂曾形容自己有幸「成長在上下幾千年的文化浸淫中」,而最具文化代表性的中國古文物對他來說,是相約一世的摯友,既親切又無比熟稔。

看好中國古代石刻前景

高古玉近年來收藏者眾,緣於該玉自古多為皇親國戚及達官貴人專用,不論在選料、製作工藝及傳承意涵上均蘊藏著厚重的歷史文化氣息。

高古玉的外形古樸中帶有神韻鮮活的外表,刀功或雕功歷代各擅其場,在欣賞古人的琢玉巧工及品味玉中神韻飛揚的歷史內涵外,把玩一塊高古玉,就像瀏覽著源遠流長的歷史的長河,感受玉器經歷過的人間故事,對把玩者有著難以言傳的心境。

對此,岳珂表示他就有上百件的高古玉收藏品,而古文物是會讓人癡迷的。他曾經為一睹戰國時期的「蜻蜓眼」,耗時4天驅車連跨數省逾3000公里;也曾為免於年代久遠的文人賞石在運送中受損,在上海到北京的飛機上像抱嬰兒般緊抱胸前。他說這是對文化藝術及歷史的尊重及敬仰,把玩已不只是閒情逸致的娛樂,他應該有更高層次的意涵與追尋。

說到這,岳珂話鋒一轉指出,下個文物浪潮他相當看好中國古代石刻的未來發展。他說,幾乎世界各大博物館裡的中國館,都會在重要而顯目的位置擺放中國石刻,這反映出對中國的石刻藝術的認可度。雖說這領域的研究者不多,但收藏家卻不少,因為石刻是世界最早的通用語言,也是人類最早的藝術形成之一。

中國古代的石刻品種及數量繁多,幾乎自先秦以來就無石不刻,無地不刻;玉器更是巧奪天工,從天子到庶民無不珍愛。對岳珂而言,如何把對玉石的知識、研究與價值在學術與生活中呈現,是他一輩子最鍾情的事物。

藝術典藏圈

【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報導何志平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