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中韓最大並購案落幕!雙星「吃下」韓國錦湖

經過近兩年的折騰之後,中國雙星和韓國錦湖的聯姻終於塵埃落定。雖然問題頻發,在世界輪胎企業排名上,位列第14的錦湖還是要高於第23的雙星。在吃下錦湖後,雙星也有了向國產輪胎老大挺進的本錢。

收購

一則收購新聞引爆了全球的輪胎行業。

3月5日,青島雙星公司控股股東雙星集團及其子公司星微韓國與錦湖輪胎的債權人代表韓國產業銀行簽署《股份認購協定》及《股東協定》。相關內容顯示,星微韓國將向錦湖輪胎增資6463億韓元,以5000韓元/股,認購錦湖輪胎發行的1.29億普通股,認購後持有錦湖輪胎45%的股份並成為其控股股東。韓國產業銀行等債權人將繼續持有錦湖輪胎約23%的股份。認購資金由雙星聯合青島市的其他三家國有企業(青島國信、青島城投和青島港)共同出資,預計今年上半年將完成交易。

從交易雙方的背景來看,雙星在國內有較高的知名度,錦湖在國際輪胎行業排名前20。雙星是一個具有97年歷史的老牌國有企業,同時也是山東省輪胎行業截至目前唯一一個國有上市公司。「雙星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一家擁有卡客車胎『工業4.0』智慧化工廠又擁有轎車胎『工業4.0』智慧化工廠的企業。」雙星集團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表示。

反觀錦湖,雖然只有58年的歷史,但其不僅是韓國第二大輪胎企業,還曾進入過全球前10,產品主要用於寶馬、賓士、通用等汽車。在中國輪胎市場一度成為外資品牌第一。

對於如今結果,雙星集團用「都沒想到,棄而復得」來形容。畢竟,「雙方在此前近兩年的時間裡來來回回地折騰,這次算是基本上定了,也的確實屬不易。」青島某輪胎企業負責人對新金融觀察記者感歎。

波折

其實,雙方之間的合作最早始於2016年。2016年11月,雙星出資9億元人民幣與其他幾家公司共同發起設立青島星微股權投資基金中心,為收購錦湖做準備。次年1月,星微方面就向錦湖透露了自己的心思。彼時,錦湖債權人也正式確認,雙星成為錦湖債券出讓的優先協商對象。

2個月後,雙星就發佈聲明,稱星微與錦湖債權團達成了收購協定,前者以約9550億韓元的價格收購錦湖輪胎42.01%的股權。本以為這場轟動一時的收購會就此畫上完美的句號,但僅1個月之後,因為擔心被星微收購之後可能會導致技術外流、本國產量下降甚至被減薪下崗,錦湖輪胎工會人員就分別組織了兩次大規模工人集會,堅決抗議出售股權。之後,韓國社會各界包括多名政界高層都公開表示反對收購。為此,雙星方面還特地承諾,」保留錦湖輪胎旗下所有員工的崗位,提升錦湖輪胎的品牌價值及持續增長。」

再之後,錦湖會樸三求又推出將」錦湖」商標的版權使用費從2016年銷售額的0.2%提升到0.5%,而雙星方面則表示該商標使用費一併包含在收購價格之內,所以堅決不退讓。收購案就此陷入僵局。去年9月,在談判僵持不下的情況下,雙星宣佈無責任終止已經簽署的協議,重組失敗。

不過,經營日益下滑的錦湖在沒有了雙星的收購之後自顧不暇。錦湖管理層主動提出包括削減年薪、取消帶薪休假等在內的降低成本的措施,但同樣遭到了工會的反對。無奈之下錦湖債權人在今年2月又想到了重組這個方案,並警告工會,如果不同意重組,那麼將撤回對錦湖的繼續支持,而這將很有可能導致錦湖破產。

這才有了此次雙星再次收購錦湖的事件,幾經波折之後,雙方的合作總算有了著落。

前景

雙星集團援引業內人士觀點認為,如果雙方最終合作成功,雙星將利用在中國市場的轉型經驗和地位,儘快地幫助錦湖輪胎解決在中國存在的問題,繼而使雙星和錦湖輪胎成為世界輪胎的重要角色,並提高中國輪胎在世界的地位和形象。

「錦湖對雙星的需要應該比雙星對錦湖的需要更迫切一些。」某橡膠行業業內人士對新金融觀察記者表示。在他看來,錦湖現在有些走投無路了,「否則不可能這次讓雙星以比之前低的價格得到比之前更多的股份,說實話,無論經營狀況還是美譽度而言,錦湖都在走下坡路。」

根據美國《輪胎商業》資料統計顯示,2016、2017兩年在全球輪胎75強的榜單中,錦湖都位列第14名,已經被擠出前10。

就連錦湖債權代表團韓國產業銀行也在近期公開表示,陷入經營困境的錦湖輪胎將出售多數股權給中國青島雙星,目的則是「為了恢復錦湖的正常運行」。

的確,被雙星收購之後對錦湖恢復在中國市場的地位有極大的幫助。

反觀雙星,則更多的期待在與錦湖的產品互補方面。儘管錦湖如今的地位大不如前,但其在品牌、技術、產品等方面仍然有比較優勢。「錦湖在半鋼子午胎這個系列產品的開發方面還是很先進的,雙星這些年一直在做全鋼產品,在半鋼方面量比較小,裝備也沒那麼好,這是一個短板,所以如果雙星的全鋼優勢加上鏡湖的半鋼優勢能夠磨合得好,對兩家而言都是好事。」山東省橡膠行業協會會長張洪民對新金融觀察記者分析道。

當然前提是磨合得好,雙方的文化、管理理念都不盡相同,加之錦湖工會方面的影響力,因此,成功收購之後的未來,還有待觀察。

中時電子報 編輯/吳美觀、新金融觀察 文/劉暢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