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煤礦業紀實攝影 從工人視角出發

「大陸西北多是垂直往下打的煤井,台灣則是斜坡式下挖主斜坑、次斜坑,但無論何種工法,危險程度是一樣的。」台灣煤礦場紀實攝影師朱健炫如是說。相較於台灣多以第三者角度記錄礦業,大陸近年不僅多讓中國的礦工群像站上國際攝影舞台,且多是以礦工視角出發。

作為煤礦工人,喬晶明亦是參與平遙國際攝影展的策展人,順利在2015年將反映煤礦生活攝影作品《大美霍州》帶到平遙,希望向世界展示大陸的礦工群像;本身是礦工出身的攝影師宋朝、李軍,近年更持續有作品,將鏡頭對準周邊最熟悉的礦工夥伴。

宋朝自19歲起就隨著叔叔下礦井,每天凌晨4點上工,一天工作10餘個小時,而在此之外的時間,熱愛攝影的宋朝用鏡頭拍攝下礦工兄弟最放鬆自在的狀態,而《礦工》系列作品也改變了宋朝的人生,從一名攝影發燒友轉變為專業攝影師。

李軍有26年的煤礦工作經驗,也目睹了大陸煤炭生產從半機械手工操作發展成大型現代自動化礦井,面對快速發展,李軍帶著思索深入下到180公尺或300多公尺深的礦井中,實際採訪、拍攝了637名礦工,看到這些為別人帶來光明的人,常年身處黑暗的真實景像,集結成《中國新礦工》攝影展,並以此向礦工致敬。

記者李怡芸/台北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