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陸靠膚色賺錢 白猴子拍片得獎

美國人大衛.伯恩斯坦以白人在中國的生活,拍了一部紀錄片《夢想帝國》(Dream Empire),在荷蘭影展得獎,但這部片不會在中國上映,因為內容是「白猴子」(White Monkey)的故事,白人只因白皮膚、藍眼睛,被聘僱冒名為投資商、駐華使館人員,利用中國人崇洋心態,為開發商作廣告。

2012年,大衛在成都市區閒逛,一個中國人貿然上前問他是否有才藝,並表示有活動想邀請他參加。幾天後,大衛就在房地產開業典禮上演奏黑管,而他連黑管有幾個孔都不知道,只是跟著音箱放出的樂曲搖擺一通。台上還有兩個人,同樣不懂樂器,唯一的共通點──都是白人。

唱首歌最少賺4500元

大衛其實是傅爾布萊特基金會邀請的學者(Fulbright Scholar),獲邀到四川進行人類學研究。進入「白猴子」這一行,兩年多去了50多個城市,貴州、西安、甘肅、成都、重慶,以及二、三線城市,一邊做研究,一邊拍攝大量素材。2016年底,《夢想帝國》在荷蘭電影節首映。

片中講述一位新疆來的移民工yana小姐,2010年在重慶成立外國人租賃公司,生意很簡單,「只要老外往那兒一站,那就變了,就不是某個偏遠山區的房子,那就是未來國際化的城市。」

yana把外國人裝扮成建築設計師、專家、學者。在中國房地產風起雲湧的那幾年,各地樓盤的取名都很洋氣,不是「維也納」就是「歐式」「天堂」或「尊爵」,大衛說:「這是21世紀我看到過最戲劇化的事情。」「白猴子們」被詮釋成「國際化,都市建設和西方優質生活」的代表。

「白猴子」出場代價不斐,上台唱一首歌就有1000至1500元(人民幣,下同)。大衛曾在成都遇到一位法國背包客,每個月扮演4次貝斯手,其他時間就用賺來的錢去學習彈貝斯,現在這個法國人真的在巴黎成了職業貝斯手。

另一位「白猴子」自稱,這行業由來已久,25年前在台灣,15年前在北京和上海,2000年中期在成都,他在每個城市變得國際化的那段時間,賺上一筆再轉戰另一座城市。

大衛不只是「世界知名黑管演奏家」,也常扮演其他角色,有一回在西安,某地產公司要求他扮演美國領事館官員,並宣稱歐巴馬非常支持這個項目。地產公司還打算偽造一張證件給他,幸好沒有成真。

黑人怨沒被這麼歧視過

有許多仲介公司會派人到夜店和酒吧尋找合適的外國人,評判標準很簡單,金髮碧眼的最貴,其次是一般白人,至不濟也要黑人。印度人最便宜,頂多出現在美食展表演印度飛餅。

yana曾經帶30個外國人到某小鎮,參加一場堪比奧林匹克的開場儀式,「國際運動員們」手握各國國旗進場,台上致詞官員無比興奮:「這是我市運動史上無比驕傲的一天……」大衛記得,台下觀眾多半是當地村民。

相對於「白猴子」在中國靠膚色就能賺錢,「黑猴子」則抱怨連連:「發克,黑人在美國都沒被這麼歧視過!」

記者洪肇君/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