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批日政府不義 李敖賣百件珍藏援助慰安婦

▲李敖當年於義助慰安婦拍賣會上,捐出印有七個高山族手印的台灣古地契(圖/中天新聞)

一生爭議的作家李敖,始終堅持批判性格,犀利文筆與敢言敢鬥的狂傲,為歷史寫下重要的篇章。其中,讓人深刻的一段,正是當年李敖為台灣慰安婦慷慨解囊四千一百萬台幣,拍賣自己珍藏的100多件作品,但這背後的理由卻不是出於同情,而是氣不過?

▲1997年8月「義助慰安婦,李敖百件珍藏義賣活動記者會暨開幕茶會」(圖/中天新聞)

20世紀90年代,在韓國政府的強烈要求和國際輿論的壓力下,日本政府開始對慰安婦問題進行調查。一九九五年八月,日本首相村山富市正式向慰安婦公開道歉,承認日本政府於二次大戰中所犯下的罪行,但日本政府仍拒絕由政府給予慰安婦賠償,反而透過民間基金會「亞洲女性基金會」募款,私下支付賠償金,企圖免除政府罪責。按照標準賠償金大約是每人50萬台幣,但在支付前,竟要求這些「窮困潦倒的老阿媽們」簽字,聲明自己做慰安婦是自願的,令各界嘩然,堅決反對。

▲李敖當年義賣的文物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台灣的古地契,估計價值一千萬元以上。(圖/中天新聞)

李敖對日本政府以50萬為餌的心機手段忍無可忍,憤而決定捐出100件私人收藏義賣,來擋住日本人的髒錢,多年之後每每談到依然憤慨不已。1997年8月在國父紀念館舉辦的拍賣會中,中國書畫、碑拓、文物、藝術品、佛教文物、攝影作品、台灣文物等都羅列在內,其中珍藏的寶貝也割愛而出,于右任的墨寶、胡適贈送李敖的字、張大千和黃永玉的畫作‧‧‧吸引眾多買家來共襄盛舉,連宋楚瑜、馬英九都到現場,這也是該館1972年成立以來,第一次如此大規模的義賣活動,連同捐款,募得近新台幣四千一百萬元。當昔日慰安婦婆婆領到這筆援助,都難過得流下眼淚,心中的激動更是難以言喻。

▲1997年於國父紀念館舉行的拍賣會現場(圖/中天新聞)

大陸論壇上流傳著李敖的說法:「這是我近年做的最痛快的一件事,不過畢生收藏化為烏有,每每想起,還在心疼。我坦白地告訴大家:我的底子沒有那麼偉大,不像基督教徒所說的‘我們愛人類’。不是我李敖愛這些慰安婦,不對的,我恨日本人,我覺得恨在這個問題上“恨”比“愛”的力量還強大,我恨李登輝這個‘政府’在日本人面前是軟腳蝦,不敢爭取中國人的尊嚴;我恨日本人這樣欺負我們中國的女人以後還要花錢來收買。人家講投資報酬率,我的那個‘酬’是仇恨的仇,我願意報仇,花錢來報仇。」

李敖說:『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國防當局邀請人類學家班妮迪克特(Ruth Fulton Benedict)研究日本,她寫下《菊花與劍:日本文化型模》(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 Patterns of Japanese Culture)一書,認為日本人有高雅如菊花、殘暴如劍兩面性格。不過,班妮迪克特有所不知的是,日本人殘暴,但高雅則未必,高雅需要大智慧,日本人的兩種本質扼殺了他的大智慧,第一是他的《武士本質》,第二是他的 《町人本質》,前者使他欺侮弱小、後者使他眼光狹小,二者結合後,使他進不能成為一個好的勝利者,退而不能成為一個《好的失敗者》(Good Loser)。』

對李敖而言,人生中經常追求的是個「痛快」,不過畢生收藏化為烏有,每每想起仍不免心疼;但是他敢於勇敢言恨,並且付出行動,他的人生就如同他曾出版的書籍般「快意恩仇」般,他罵過的人超過 3000 人,一生出書其中有 96 本曾被列為禁書,出庭訴訟超過 300 次。

他自稱是「世界第一」的禁書作家,並自豪畢生寫作逾2100萬字,是魯迅700萬字的3倍,狂言:「50年來和500年內,中國人寫白話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這樣的李敖,他是傳奇,也勢必被後人所追憶。

▲李敖當年義賣的文物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一批台灣的古地契,估計價值一千萬元以上。(圖/中天新聞)

(編輯/鄭穎樺)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