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宮國安顧問波頓 六大強硬觀點

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波頓(John Bolton)將接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由於他是外交大鷹派,外界質疑他上任之後會不會在全世界「到處放火」。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23日根據波頓過往的言論,梳理了他的六大觀點,羅列如下:

一、大陸:對陸政策應該更強硬

波頓在陸美關係尤其敏感微妙之際獲得任命,因為美國總統川普剛剛簽署了《台灣旅行法》,意在進一步強化美台關係,然後批准對價值約600億美元的陸方產品加徵關稅,觸發陸美貿易戰。

不知是否巧合,可以肯定的是波頓在這兩件事上立場都很強硬。他認為北京一方面盡享美國開放市場的好處,一方面又透過補貼出口企業在全球貿易中行「系統性的欺騙」之事,必須被揪出來。

獲任命的當天,即3月22日,波頓在接受福斯商業新聞頻道採訪時重覆了一貫立場,指斥大陸剽竊美方智慧財產權,強迫技術轉讓,採取有悖於自由貿易原則的重商主義政策。而且,他強調,北京對國內民眾福祉的關懷不及華府之於美國民眾。

至於台灣,波頓力主重新考慮對美台接觸的限制政策。2017年,他接受《華盛頓自由燈塔報》採訪時明確批評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還呼籲增加對台軍售。他說,「一個中國」政策本質上模棱兩可。

在北韓和伊朗問題上,波頓的主張跟陸方正相反。北京希望避免朝鮮半島重燃戰火,波頓認為軍事打擊平壤是必要的先發制人;北京希望華盛頓恪守對伊朗核協議的支持立場,波頓對這個協議始終不乏激烈批評。

二、北韓:採取先發制人的軍事打擊完全合理

川普總統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首腦峰會預計將在5月舉行,令人對波頓此刻獲任白宮國安顧問一職略感困惑。至少,他到白宮就職時,他對北韓的立場觀點將被置於放大鏡底下仔細拷問。

波頓曾直言不諱地表示,北韓及核武計畫對美國構成「迫在眉睫的威脅」。對於那些認為華府還有時間透過外交途徑解決問題的人,他嗤之以鼻。

他今年2月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論述對北韓採取先發制人打擊行動的可能性。文中寫道,「鑒於美國對北韓的情報掌握不足,我們不能等到最後一刻。」

「北韓核武器在當前製造了一種『必要性』,美國對此先下手為強,完全合理合法。」

三、伊朗:轟炸伊朗或許也可以

據報導,川普撤換美國國務卿提勒森的原因是,倆人對伊朗核談判協議意見有衝突。川普對這個協議很有意見,十分不滿。而波頓在伊朗問題上,立場跟川普合拍得多了。

波頓曾激烈抨擊前總統歐巴馬首肯2015年伊朗與國際社會達成的核協議。他2016年還在一篇文章中抱怨說,這份協議「製造了巨大的漏洞,伊朗現在正利用這些漏洞推進自己的導彈和核計畫」。

2015年3月,也就是伊朗核協議達成前幾個月,波頓在《紐約時報》上撰文宣稱,不對伊朗採取軍事手段不足以解決問題。「時間太緊迫,但實施打擊仍有望取勝,」他所謂的打擊,確切地說是指以色列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

他寫道:「與此類行動相結合的應該是美國積極支持伊朗的反對力量,目標是實現德黑蘭政權更迭。」

四、聯合國:沒太當回事

波頓曾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1994年,他在一次講話中直言:「不存在聯合國。」

「只有一個國際社會,它偶爾會聽從世界上僅存的唯一真正強國(即美國)的號令,而那也是在符合我們的利益而且也能讓別人附和的情況下。」

十多年後,他被美國前總統小布希任命為駐聯合國大使。但這並未減弱他對聯合國超越主權國家的根深蒂固懷疑。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稱他為「美國派駐聯合國的大使當中爭議最大的一人」。但他強力推動聯合國改革的舉措,仍獲得某些陣營的讚譽。

五、伊拉克戰爭:那根本沒錯

也就在幾周前,川普把2003年美國帶領入侵伊拉克的戰爭稱為「史上最糟糕的決定」。差不多也在那前後,波頓卻避免了譴責伊戰,因為他本人是那場戰爭的堅定支持者。

波頓在福斯新聞網(Fox News)上發表評論,「要是說推翻哈珊政權是個錯誤,那未免簡單化了」。

但時間再往前推一點,2016年大選,波頓設法爭取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時,他的言論更直截了當。《華盛頓郵報》引述他說,「假如當時能預見到今天的所作所為,那當然就會做出不同的選擇。但我還是會(決定)推翻哈珊,因為他對地區和平與穩定是一大威脅。」

六、俄國:對俄國必須強硬

對於俄國涉嫌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指控,波頓的說法是這樣的:那是「真正的戰爭行為,華盛頓對此絕不容忍」。

2017年,川普總統與俄國總統普丁見面時,普丁否認俄國插手美國大選,波頓在媒體上撰文說普丁那是「發揮了KGB(前蘇聯特務機構)頂級訓練(賦予的本領)在撒謊」。

最近,前俄羅斯特工斯卡里帕爾在英國被下毒,英國和歐盟都指責莫斯科在外國領土上使用神經毒劑。波頓表態說,西方對此必須作出「非常強硬的回應」。

中時 王嘉源/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