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畫帶你看鄭問實驗漫畫水墨的起點

鄭問因為融合西方寫實和東方寫意的漫畫作品,被日本漫畫圈譽為「異才、鬼才、天才」。他的創作起點和實驗歷程,在近日開幕的鄭問故宮展中可窺知一二。當年擔任《歡樂漫畫》編輯的漫畫家阿推表示,「在一開始陳列《刺客列傳——荊軻》這張畫非常適合,因為這裡可說是鄭問重要的轉捩點,也是開始實驗用水墨畫漫畫的起點。」

鄭問最初在《時報週刊》連載《戰士黑豹》,以及在《歡樂漫畫》試刊號畫短篇時,作品還是以沾水筆和西方油彩為主,尚未融入水墨畫。自1985年在《歡樂漫畫》上連載《刺客列傳》起,就能開始看到鄭問的水墨實驗,以及東西方畫技的融合。

在《歡樂漫畫》連載時,鄭問才剛剛崛起,每兩週便會造訪雜誌編輯室,「那時他正在替《時報週刊》上連載的章君穀小說《五大名劍》畫插圖,用水墨畫。編輯室看到都十分驚豔,他來交稿時,大家紛紛聊起如果漫畫也這樣畫,一定很精彩。」

阿推表示,鄭問當時應該已經感受到水墨的力量,他以《刺客列傳——荊軻》舉例,「鄭問在畫水墨的宣紙上,卻用了西方油彩的畫法,還因此把宣紙畫到破掉。」貼近看這張畫,還能看見宣紙表面因為反覆堆疊畫破的痕跡。

後來鄭問也會混合著用義大利水彩紙,阿推解釋,「一開始的實驗還是水彩跟水墨,還沒有融合西方油彩。他還在測試自己最想要的效果。」《刺客列傳》中,有時也會看見鄭問用毛筆勾勒的邊線,「雖然有些還是以沾水筆的邏輯去畫,但線條的感覺就已經不一樣了。」

展覽現場也可見到鄭問作品在台灣、日本不同編輯室處理的過程。阿推表示,在《歡樂漫畫》時期,漫畫對白是寫在描圖紙上。不過到了《星期漫畫》時期,當時擔任鄭問漫畫編輯的大辣出版社總編輯黃健和指出,那時對白改成寫在賽璐璐片上。後來當《刺客列傳》在日本出版時,日本編輯卻是直接將日文對白貼在漫畫原稿上。

韓國漫畫《未生》作者尹胎鎬也隨國際漫畫家大會參觀鄭問展,「我曾經看過朋友到台灣買的鄭問畫冊,原本以為我看到的畫,原作的尺寸應該更大,今天看到展覽,才知道原來大小就是這樣。要在這麼小的範圍畫這樣的作品,需要非常纖細的技巧和心思,在。在東亞有這樣的一位漫畫家,讓我覺得十分驚喜。」

中時 許文貞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