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台北價值」? 柯文哲:要做華人社會的領頭羊

台北價值,華人社會的領頭羊

二○一八年一開年,政壇最夯的關鍵字也許要算是「台灣價值」,相信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身為台北市長,我只能談「台北價值」,而我也相信,「台北價值」推廣到全台灣應該足以代表「台灣價值」。

▲台北市長柯文哲。(本報系資料)

先用一句話總結心中的想法:將西方社會中進步的價值,涵納進華人社會來,這就是台北價值。

路要平、水溝要通、讓市民生活快樂、口袋有錢──皆是一市之長要負起的責任,城市在各個國家中的角色越來越重要,在全球多數國家,城市人口已超越鄉村,都市化的趨勢持續,我深信,城市不全然是製造問題,更可能是提供解決方案。身為台灣首都的市長,就是要解決小市民每日生活中遇到的疑難雜症。舉個例子,如果今天突然停水,市民根本不會管市長是哪一個政黨的,而會先陳情抱怨。

就任市長之前,我曾擔任醫師,也在醫學院教書,喜愛閱讀、思辨,在當選台北市長後,我希望把我自己的價值理念──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以及科學方法帶入我的施政,來看看這樣是否真能為人民帶來更好的生活?

《經濟學人》發表的二○一七全球宜居城市排名報告(The Global Liveability Report 2017),衡量了全球一百四十座城市、五大指標,分別是穩定性、健康醫療、文化與環境、教育,以及基礎建設,得分八十分以上的城市,就堪稱生活品質優良,全球第一名是澳洲墨爾本(滿分一百分中拿下九十七.五分),第二名則是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總體而言,排名前面的城市,還是以歐洲以及北美為主。

華人社會有自己獨特的文化與價值觀,西方社會也有西方文化的價值觀,但是如何將西方價值與觀念融入華人社會?華人文化圈中,排名最優的五座城市依序是新加坡、香港、台北、蘇州、北京;和蘇州、北京相較之下,台北在健康醫療、文化與環境、教育表現較好,穩定性、基礎建設項目則同分。

處於華人文化圈內的台北是一個很好的範例,它將進步的西方價值涵納進華人的社會。從指標分數來觀察,台北相較於大陸城市在軟實力上仍占優勢,我相信,現代宜居社會的必要條件,就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這些是軟實力,也是台北的強項。

如果台北人的生活方式、社會模式不能夠讓大陸人感到羨慕、喜愛,台灣的價值將無法浮現。身為台北市長,我希望台北創造出的以下幾項價值,進而擴散到亞洲其他城市。

公宅不是你今天規劃,明天就可以實現,這也點出台灣政治上最大的問題,有任期的選舉制度,加上沒有歷史觀的領導者,造成台灣這塊土地欠缺長期的規劃,蓋公宅是需要時間去處理的,才有可能實踐居住正義。在本書第三章中,有提到韓國「牛眠洞公共住宅」給我的感觸與震撼,那是花了將近三十年的時間,才有今日的收穫。

根據內政部營建署在二○一八年一月發布的二○一七年第三季房價負擔能力指標,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為十五.一二倍,這意味著,在台灣的首善之區仍需不吃不喝十五年,才能買下一戶一般的公寓。台北居,大不易,尤其對年輕人來說。台北市政府的解決方案是提供更多只租不賣不賣的公共住宅,我上任後約有一萬兩千戶的公共住宅已經動工或完工,也許部份公宅無法在我任內落成,但如果我們現在不做,未來要推動會更加困難。

台北是亞洲最性別平等的城市,如果這方面做得好,將解決勞動力不足、少子化兩大問題,城市競爭力可望跟著提升。台北市除了擁有全台灣第一個地方政府成立、層級直屬於市長室的「性別平等辦公室」,二○一八年起也會借鏡聯合國、歐盟,推動「公私企業性別平等標章」。

全世界關注台灣海峽兩岸的關係發展,而台北與上海是兩岸最具代表性的城市,每年合辦「台北上海城市論壇」,這是海峽兩岸城市交流的例證。雙城論壇的確挑動台灣政治敏感的神經。表面上,是兩座城市的交流,不可諱言,有很多政治層面上的含意,台北上海城市論壇自二○一○年開始,由台北市政府與上海市政府輪流舉辦,從國民黨政府時代延續至今的論壇,不少人好奇,柯文哲當選後會不會停止?

我希望傳達的是:如果我們能夠暫時擺下意識形態的對抗,純粹考量人民利益,兩岸的關係應該是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最後再加上互相諒解,還是該做。不管中央政府由誰執政,我都會試著讓這個論壇辦下去──我們努力達成共識,共同追求台北、上海兩座城市人民的福祉。

台灣在地理上是一個小島,如果沒有勇氣及開放的胸襟,那我們什麼都做不了──二○一七年主辦台北世大運時,我們懷抱的精神正是勇氣和開放,讓台灣走出去,世界走進來,讓世界看見台灣。

開放胸襟也體現在言論上,「無國界記者」發表新聞自由指數排名報告,台灣是世界上言論自由程度很高的國家;「無國界記者」並在最近將亞洲總部辦公室從香港移至台北。正像水往低處流一樣,崇尚自由的新聞記者們自然會朝向言論自由度高的地方去移動。台灣的輿論表面上看起來吵吵鬧鬧,可是我們的容忍度非常高,自由的基礎是容忍,但也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範圍,在這方面,台北是華人世界的表率。

台灣的非政府組織、非營利組織相當多且開放,而多元文化更是台北市最珍貴的資產,最具代表性的,我認為要算是「開齋節」,二○一七年的開齋節活動,台北車站湧入了五萬名穆斯林一起慶祝。開齋節當天,穆斯林也有發「紅包」傳統,我也到場發放,印尼發放的「紅包」顏色很多元,印尼文稱作「Amplopputih」,有綠色、白色及紅色,而我發送的是「綠色」紅包──穆斯林在台灣人數、比例都不算高,但台北城竟能夠在一天之內,讓五萬多名的穆斯林朋友齊聚一堂,可見我們是一座包容多元文化的城市。

同樣在二○一七年十月,台灣同志大遊行在台北市的凱達格蘭大道集結出發,吸引了超過十二萬人參與,包括澳洲、奧地利、比利時、加拿大、丹麥、芬蘭、法國、荷蘭、西班牙、瑞典、英國及歐盟的駐台代表處,通通加入遊行,英國媒體BBC、《衛報》都以「亞洲最大同志遊行」為題報導;另外,我國大法官在二○一七年還作出了同性婚姻釋憲案,好多外國朋友特別飛抵台北,見證台灣同性婚姻權利的里程碑。雖然,並非全體台灣人對同性婚姻均表達贊同,但是絕大多數人仍採取包容的態度。

李登輝前總統對台灣歷史最大的影響,是讓台灣走向一條沒有辦法回頭的「民主之路」。台灣總統是全體國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當政治為人民所共有,一連串後續效應包括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的力量越來越大。

儘管擁有這些價值,我們仍有要努力補足之處,比方說「法治與人權」,理論上應該依法不依人,但是這塊土地「人治」的成分還是太多;比方說「環境保護」,目前,台北市政府各大施政項目中,環保是人民滿意度最高的,也是最關心的,如何達到更高的水準,是我們要思考的方向;還有「關懷弱勢」,當社會中,有太多需要協助的弱勢,如果沒有得到及時雨,對社會的穩定性、甚至是富人的安全反而是一大威脅──因此,對別人好其實是保護自己,而非是單方面的憐憫。

中央研究院院士許倬雲觀察到,近年來有些國家的選舉結果顯示,許多選民只顧私利,拋棄了基本價值;富人動用金錢操縱媒體、媒體則控制了公眾輿論,換言之,有錢人掌控了一切。甚至,工業化生產的效率巨大,破壞自然環境到了肆無忌憚的程度──這些現象,有別於傳統華人文化裡強調個人與群體、個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之道。

那麼,台北在思想與價值上的世界位置在哪裡?表面上,台北就像其他華人社會,我們重視家庭、傳統與教育,鼓勵合作而非競爭;但若深入看,台北與其他華人社會很不一樣,因為我們已把近代西方價值融入華人傳統文化。所以我們不是一味跟隨美國、中國大陸或是其他國家的腳步走,而是朝向我們自己融合的價值與信念前進,那就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人權法治、關懷弱勢、永續經營。我相信,正是因為台北具備了這些價值,所以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準。

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堅持價值、繼續前行──台灣已經停滯太久了,我們要解決問題,而不是解釋問題,更不要製造問題,這就是我心目中的進步價值;台北市民投票給我,不是因為我遵守既有的政治規則,或是和現在的政治文化很契合,而是因為我相信人民本來就相信的,並為此挺身而出。

我會繼續奮鬥,同時永遠記得,台北市民選擇了柯文哲,不是要他適應政治文化,而是改變它。

本文摘自,三采文化《光榮城市【典藏版】(DVD+書+柯語錄)》一書,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拷貝!

(中時電子報)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