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駕零容忍?準政院發言人遭爆酒駕判刑

用「深惡痛絕」,已不足形容你我對酒駕的憤怒。結果,今天政府卻找來酒駕者入閣,且職位還是最高行政機關發言人;這宗人事案若不檢討,不僅是打了反酒駕政策一巴掌,更是讓台灣社會正在建構成形的「酒駕零容忍」文化出現被挑戰的破口,負面效應不是一句「不會再犯」就能堵住。有良心的政府,別無恥近乎勇。

▲Kolas Yotaka昨日上午在民進黨中央黨部發布「改革挺台灣」系列「年金改革篇」CF,但下午就被爆4年前曾酒駕遭判刑2個月。(圖/郭吉銓攝)

為何多數台灣人對酒駕如此憤慨?因為,這類行為,是不定時、不定點、不分階層,只要走在路上,誰都可能成為被害人。然而,政府雖一再宣示反制決心,但從數字來看,去年酒駕取締件數達10萬3670件,平均每天284件,造成6247人死傷;若與前年10萬4756件相比,減少幅度是微乎其微。

面對斑斑血淚堆出的數字,政府難道不該省思防治缺漏?為何有這麼多人敢挑戰法律,甚至罰不怕?究其關鍵,無非就是罰金不夠多、刑責不夠重,及社會壓力不夠大。

以日本為例,酒駕除得面臨最高5年有期徒刑、新台幣30萬罰金,更會被視為「讓人瞧不起的社會公敵」,不僅周遭人引以為恥,甚至可能遭公司開除。這股「刑罰」之外的無形壓力,更是讓人不敢酒駕。

雖然日本在2016年仍有2萬6423件酒駕,但是該國總人口數為1.27億人,對比台灣僅有2300萬人,同年卻有10萬4756件,所以,我國政府真有資格自認酒駕防治有成?

的確,懲罰酒駕須考量比例原則,不應無限上綱,但撇開刑責不談,政府對酒駕的容忍度,恐與民間多數人存有極大落差。否則,又怎會讓酒駕者入閣?

當然,誰都不可能杜絕飲酒者抱持僥倖心態駕車上路,但政府該做的,是讓人民將「酒駕零容忍」內化為發自內心必須遵守的事。而在此之前,政府刮別人鬍子前,當然得先將自己的鬍子刮乾淨。

所以,蔡政府或許會認為因酒駕而折損一位發言人,不免小題大作,但是換個角度,若政府願因此檢討人事案,不就是用行動展現對酒駕零容忍的決心嗎?小我與大我如何取捨,答案已經很清楚。

★快點TV關心您: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中國時報)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