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滑手機、披白布條 228潑漆青年法庭上花招多

228慈湖潑漆案20日首度開庭,青年獨派一早先到自由廣場潑漆,其中2人遭逮,下午另外8人在桃園地院前舉白布條時,發言的羅宜遭反對者狂噴黃漆,場面一度混亂,一行人在法庭更是「狀況百出」,不但在法庭內拍照、滑手機、喝飲料,還把抗議的紅字白布條當棉被披上身喊「好冷」,法官制止用手機還遭嗆:「卷證這麼多我哪背得起來!」讓法警也搖頭。

10位獨派青年228紀念日朝蔣中正大溪慈湖陵寢潑紅漆,遭桃檢依公然侮辱墳墓和公眾紀念處所、毀損罪嫌起訴,負責拍攝的楊侒橙因推擠陵寢官另再吃一條妨害公務官司,20日下午在桃園地院首次開庭,除了獨派青年,不乏年紀稍長的銀髮長輩們聲援,不但幫忙撐傘聲援,也全程旁聽。

青年獨派認為潑漆行動是政治事件,會前在地院門口,拉起白布條「清除支那威權」,並強調將以質疑中華民國對台灣威權殖民統治的正當性為重點,郭潤庭講完介紹羅宜時,突然身著黑衣的統派人士胡男、陳男,從後方朝羅的頭部、身軀噴黃漆,其他人見狀連忙上前制止,當場引爆激烈衝突,雙方打成一團,對面馬路還有支持者叫陣「噴得好」,警方立即出面架走噴漆者,未釀更大衝突。

2男自稱是大陳島鄉情文化促進會的統派團體成員,3月也曾朝台灣黨主席蔡丁貴噴生髮劑,陳男稱混亂中被不明男子扯掉頭髮,不排除提告,羅宜也向2人提出傷害、公然侮辱告訴。

228慈湖潑漆案由桃園地院法官許自瑋擔任審判長,桃檢公訴檢察官翁健剛隻身一人,對上多達8個人的龐大義務律師團,法官詢問生日、身分證字號、住址等個人資料時,其中5人全程說台語,把中正路稱「臭頭路」,甚至以農曆日期回答生日,讓法官當庭比對國曆生日,加上多以律師事務所做為聯絡地址,光人別確認就花超過半小時。

法庭上律師團則以台灣主權未定論,提出桃園地院沒有管轄權和審判權等爭點,也提出陵寢所有權究竟屬於國防部還是蔣家後代、質疑合法告訴權,並以蔣家人都說恢復很好、現在也再度對外開放,主張潑漆沒有達「不勘使用」、不構成毀損罪,更以墳墓應該入土才算,質疑政府違反殯葬管理條例的土地使用分區。

律師團也針對爭點向法院提出多項證據聲請:包括請市府建管處說明慈湖陵寢的土地使用分區和建物合法性,風管處慈湖園區告知大眾靈柩內是否有屍體、遺骨,促轉會說明陵寢是否為要移除的威權象徵,228事件基金會解釋蔣介石要不要為228事件負責,律師也一度以羅宜開庭前遭潑漆,質疑桃園地院無法保護當事人安全、恐沒有資格審理案件。

因李嘉宇和陳俞璋都為了早上的自由廣場潑漆案遭仁愛所逮捕,並未出庭,法官諭知待合議庭評議、2名被告經準備程序後,再諭知下次開庭時間。

中時 蔡依珍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