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電老曹快看2》專訪台灣本土作家懷觀:我想像我的讀者遍佈全世…

台灣本土作家懷觀,繼首部作品《未見鍾情》後,第二本新作圓神出版《劍魂如初》八月甫上市,講述古物修復師與古物之間的愛恨糾葛,很多人可能不認識她,她放棄教授生涯,勇敢踏上作家之路,「跨出夢想的第一步不難,退縮也很容易,真正難的,是『堅持』!」她透露,自己秉持「寫作公務員」的精神,要讓大家知道,台灣人也寫得出好看的故事。

從小,懷觀的內心就住著小說家靈魂,5、6歲起她開始看喬治馬丁的《萊安娜之歌》,英國知名偵探小說作家阿嘉莎·克莉絲蒂,以及《傲慢與偏見》作者珍·奧斯汀,是她最愛的兩位作家,「『達西先生』是我心中永遠的白馬王子!」,懷觀露出小女孩的神情興奮地說。

懷觀說,每個愛看小說的人,都夢想自己將來會當小說家,自己也不例外,也會提筆寫故事,不過,她老覺得自己寫得不好,拒絕了小說家夢想,開始跟旁人一樣走升學路線,直到她飛往美國芝加哥大學就讀經濟學博士班,接觸到寫作課,讓她找回熱情,重拾信心,開啟她塵封日久的小說家靈魂。

懷觀透露這段過程,她說,當年博士班學生要擔任大學助教,必須具備良好表達及寫作能力,所以她「被迫」去上寫作課,「原本我只是想練好英文文字表達能力,並沒有要寫小說」。

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教授問學生:「你們知不知道在大學寫作和高中寫作最大的差別在哪?」懷觀心想:「寫作原則不就是『起、承、轉、合』嗎?應該沒什麼太大差異吧?!」

接著這位教授說:「高中寫作,你只要考慮改作文的老師、同學、朋友,還有自己這些少數讀者,但在大學寫作,你們要學會打開視野,想像你的讀者遍佈全世界」,教授一席話,如醍醐灌頂,大大點醒了懷觀。

「這句話應該是激勵我重拾小說家夢想的開端吧」,懷觀笑說,直到現在,回想起當年聽到這句話的那一刻,她還是非常震撼,「我後來把登入學校教學資源的密碼,全部設定成『write write write』和『rewrite rewrite rewrite』,我就是要逼自己,無論如何都要一直寫下去。」

為了讓自己的作品,讓全世界讀者都看到,懷觀甚至自掏腰包,去年飛一趟韓國釜山影展, 意外遇見了伯樂,《劍魂如初》被出版韓國《鬼怪》小說的重要幕後推手、Random House藍燈書屋韓國分公司(RHK)執行長梁元錫相中,一口氣預付這套系列書版稅,為她打了一劑強心針。

提到創作《劍魂如初》的過程,懷觀透露,自己是「公務員寫作型」, 每天作息時間正常,按表操課,每天12點入睡,早上8:30準時上班,開始爬格子。懷觀強調,「作家絕對是一種職業」,有職業就有紀律,有時8小時內工作沒做完,沒寫到一定的字數,她還會自動「加班」,敬業精神可嘉。

關於自己「棄學從筆」,需要具備什麼樣的決心?懷觀強調,跨出前往夢想的一步,其實並不難,退縮也很容易,真正難的是「堅持」。懷觀深信,「創作是天分,寫作是記憶」, 努力練習,找到自己的寫作方式,秉持「write write write」和「rewrite rewrite rewrite」的精神,就是她繼續創作的最大動力。

中時電子報 吳佳晉、實習記者張志妤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