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陳真醫師對核能的誤解 應從尊重核工專家的專業開始

國內三十餘年黨外及反核運動元老,筆名陳真的陳興正醫師。27日在紀念若雪巴勒斯坦資訊網發文,指出「環保蟑螂」及「政客人渣」犧牲人民健康、上下其手謀取利益,直指民進黨「火力全開」無異「立即性的集體自殺」。他表態支持「以核養綠」公投,終結爭議。

陳真醫師的文章,事實上部分觀念有誤。清大原科院長李敏曾指出,核四是國家第一期能源計劃的最後一階段,原本還有要在現有電廠內增建機組的第二期計劃。因此龍門電廠不是為了取代金山、國聖、馬鞍山電廠而建。而國際上將運轉40年的核能電廠延役至60年甚至是80年是趨勢,只有早期興建、功率較小的機組延役不符合經濟效益,因此除役。

此外核能電廠若發生核子事故,「後果難料」則是最大的謬誤。台電在民國71年就引進美國「安全度評估(PRA)」制度。透過將各種引發核子事故的事件及故障排列組合,全部列出並計算造成爐心融損的機率,回饋至訓練、管制、法規等從體系持續改善、提升安全性。

也就是說發生核子事故的後果完全是可以以科學評估,經濟部長沈榮津在《天下雜誌》稱「台灣這麼小,怎麼面對核災風險?」。「以核養綠」公投領銜人黃士修表示,如果核災風險台灣無法承擔,核電這麼危險那三座核能電廠應立即停機,立即進入「非核家園」而不是等到2025!今年蔡政府靠核二廠再啟動發電才避免限電危機,經濟部長既要核能的電還公然污衊核能,部長帶頭踐踏專業令人不齒!

我國的核能安全是持續改善的,反觀去年「八一五」大停電曝露出大潭電廠,致命的單迴路設計至今完全沒有改善,而且蔡政府為了「非核家園」要將燃氣發電大幅提高到五成。黃士修說,經濟部應公布大潭電廠的PRA數據來跟核能電廠的PRA數據給人民檢驗,告訴人民為何要接受安全性較低的大潭電廠繼續擴建,而把安全性較高的龍門電廠報廢?

原能會前主委周源卿在「核能電廠如何利用「安全度評估(PRA)」來改進安全?」一文中指出,我國核能電廠執行「安全度評估」時依照「美國機械工程師協會」(ASME) 制定的標準程序進行(意思是標準不是國內說了就算,而是國際公允標準),完成後也須聘請獨立而有經驗的專家進行同行審查(peer review)。

相關報告送至原子能委員會後,又會請安全度評估專家進行審查,確認其內容的正確性。這種程序就像建築物的設計須有「土木技師」審查一樣,對於不具土木專業的人而言,「確認有合格的土木技師簽字認可,即可相信設計的內容。」

其次從判斷或監督評估 結果是否妥善執行方面來講,原子能委員會依據評估結果執行的管制工作都有公文書的紀錄,內容包括管制的要求、台電公司執行過程的追蹤、執行結果的審查等,若民眾有興趣瞭解則可依照政府資訊公開程序至原子能委員會閱覽。

30年來我國的能源政策爭議,問題的根源是「不尊重專業」。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及新北市長朱立倫,多次表態稱「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問題是「警察」博士和「會計」博士有能力判斷核能是否安全嗎?試問選民是應該相信政治人物或情色作家妄斷核安,還是核工專家的判斷?核安是政客、假環團、情色作家說了算嗎?核工專家與台電核能電廠員工都沒有父母、沒有子女、自己不是「爸爸」、「媽媽」嗎?

「同行審查」是指給國外的原子能單位,如龍門電廠是通過「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核能署(NEA)」與「歐盟執委會/歐洲核能安全管制者組織」(EC/European Nuclear Safety Regulators Group, ENSREG)的同行審查。能通過國外不止一個國際公允單位的審查,標準也不是台電自己說了算,倘若這樣人民仍然要選擇相信政客、情色作家和環保流氓而非專家,那更要讓「以核養綠」公投成案,由人民在公投中通過維持「非核家園」政策,幫「核四」送終。反正三千億建廠成本、40年改用然氣發電價差2兆、核能一二三廠放棄延役20年改用天然氣價差2兆,合計4.3兆的全體人民損失在人民的冷漠下丟到水裡當然也無妨。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也無須興建,直接蓋跨海陸管由中國大陸購買天然氣,蓋跨海電纜由中國大陸購電,將台灣的能源自主完全拱手讓給中國大陸,以中國大陸的「核」養台灣的「綠」。但就連空氣優良率99%的海南省,都有一座昌江核能電廠,擁有2部機組(2010年開工,2016年商轉)。台灣人如果連能源自主都不要的話,又有什麼資格拒絕遭中國大陸統一?

中時電子報 喻華德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