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爆發科學醜聞的韓國黃禹錫 揚言可複製絕種馬

西伯利亞永凍土層,裡頭埋藏著許多已滅絕哺乳動物的木乃伊化遺骸,有些遺骸保存的相當完整,一些科學家認為,透過基因工程技術,可以重現這些絕種上萬年的動物。南韓的生物學家黃禹錫就認為自己辦的到,然而他在十幾年前,曾爆發學術論文不實案件,是當年重大的科學醜聞,很多專家對他的說法持懷疑態度。

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報導,這個故事開始於4萬年前的冰河時代,一匹小馬可能在某個秋天,不慎踏入沼澤裡而死亡,但是隨後來的嚴寒,使遺體的腐化作用幾乎停止。到了2018年8月,俄國雅庫特聯邦大學(yakut state university)的科學家發現了這匹小馬木乃伊,科學家驚訝於遺體保存的非常完好。雅庫特猛獁博物館館長塞米翁.格里戈耶夫(Semyon Grigoryev)說:「這小馬駒的毛髮也被完整保存,在凍土層遺骸中也非常罕見。」

這匹雅庫特馬的學名是Equus lenensis,與北美古老的育空馬很類似,血緣也接近蒙古馬,被人類發現後,開始被補捉和馴化,因此野外種從13世紀就已完全消失。

不過,韓國科學家黃禹錫提出複製馬的挑戰,他說:「只要我們找到一個活細胞,我們就可以複製這匹古老的馬,然後加以繁殖,將育空馬重現於世上。」

黃禹錫曾經是個話題人物,他是動物醫學出身,在90年代,受到桃莉羊研究的啟發,開始踏入基因工程領域,同樣鑽研複製動物,並且完成狗的複製。到了2004年,曾經揚言已經創造了世界上第一個複製化的人類胚胎,並且成功取得胚胎幹細胞,這個消息轟動一時,但是其他的科學團隊無法根據他的實驗報導,重現他所說的成果,開始被懷疑黃是否誇大其詞。

2006年,他合作團隊提出了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黃在獲取細胞方面,犯了極端的道德失誤,而且偽造了數據,最終黃禹錫出面道歉,並且辭去首爾國立大學校長。

從那以後,黃禹錫一直努力重振自己的名聲,多年來,他一直在運營Sooam生物技術研究基金會,雖然他沒有造出人工人類胚胎,但是該基金會確實成功地複製狗、牛、豬和土狼。黃禹錫以此證明他仍是業界權威,但一些專家對於他想憑著4萬年前的木乃伊小馬,就能夠複製重現,感到相當懷疑。複製現代生物(比如一隻土狼)是可能的,因為土狼的DNA完整無缺,然而冰河時代的遺體,即使毛髮完整、血肉仍存,也不代表DNA依然完整。

斯德哥爾摩瑞典自然歷史博物館的遺傳學教授勒夫.達倫(Love Dalén)說:「DNA不如大家想的那麼穩定,即使在無氧無菌的狀態,它也會自己劣化,維持年限大概只有150年,之後就會開始破損,所以即使是永凍層裡的長毛象,或其他滅絕動物保存的再良好,DNA 也可能早已支離破碎,要如何重新拼接DNA就是問題。」

黃禹錫則說,他知道這些困難點,但是不能以此認定複製古代馬就完全不可能。他甚至希望未來能把著名的長毛象給複製出來。

中時電子報 江飛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