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準公托》保姆串聯抗議 社家署回應了

距離托育政策緩衝期結束只剩2週,4縣市保姆今至市政府抗議,將陳情書呈交各縣市。社家署今回應,以目前簽約的狀況來看,保姆、托育中心對新制的疑慮已逐漸降低。目前已有超過5成托育中心簽約,保姆的簽約率則是3成5以上。

保母團體質疑,為何政府給家長補助,卻反過來限制保姆?社家署業務組組長簡杏蓉表示,過去政府也為家長提供補助,但因補助金額較少,政府並未提供認證,如今補助金額高達6000元,政府則有責任加強把關,確保家長能找到2年內沒有違規記錄的保姆。長久來看,孩子帶得好,政府又認證,對家長和保姆都有幫助。

「政府規定收費天花板,保姆難以配合家長的需求」。社家署回應,保姆最多可以收多少錢,權責在於地方政府。早在準公共化政策上路以前,社家署就規定保姆不能隨意跳漲收費、不能巧立名目。簡杏蓉表示,不管有沒有簽約,保姆收取的費用仍需回歸地方政府。

至於滾動式契約,簡杏蓉表示,他們提供的是契約範本。她提到,範本原本就可以讓地方政府做調整。「我們把內容簡單化,保姆可能會在意其中一些文字」。社家署的用意在於,若保姆對於內文中的某些文字有疑慮,只要不影響契約精神,地方政府就可以修正。

外界也質疑,簽訂準公共化契約,是否會讓保姆與家長之間的關係更緊張?簡杏蓉表示,原因在於保姆對新的制度感到疑惑,家長又擔心領不到錢。新制度上路至今,簽約率已逐漸提高。同是照顧2歲以下孩子的托嬰中心,簽約的意願卻比保姆高。因此她認為,保姆對新制度較為擔憂。她也強調,政府並沒有要影響保姆與家長之間的關係。

今日抗議的居家保姆也提及,自己帶小孩無法領取托育補助。對此社家署表示,家長與孩子之間並非雇用關係。以舊制來說,領有保姆證照的家長,能領取3000元補助,但在新制中則以自行照顧規範,領取的金額改為2500元。簡杏蓉表示,對於保姆家長少領的500元,社家署已和地方政府開過會,地方縣市若願意,可自行補上差額。

面對各地方縣市對托育政策的不同應對,社家署回應,所有的調整都維持在中央的架構下,外界質疑的「一國多制」並不存在。距離緩衝期結束僅剩2個禮拜,目前簽約的保母數量已達到社家署預期的43%、托嬰中心則達到預期的68%以上。

中時 林周義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