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情詩聖 宇文所安:我對杜甫情有獨鍾!

唐獎漢學獎得主宇文所安26日在座談會直說:「我就是對杜甫情有獨鍾!」但中文擁有大量文學經典,學習及研究大不易,再加上古代中文與現今白話文的文字邏輯不盡相同,現代人要讀懂唐詩,已無關乎簡繁體字的差異,華人學子學習同樣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領略杜甫詩作之美與其義。

第三屆唐獎大師論壇本周起在全台舉行,宇文所安26日在台灣師範大學舉行座談會,由中研院副院長黃進興主持,邀請到中研院新科院士鄭毓瑜、中研院中國文哲研究所所長胡曉真、台師大國文系教授徐國能與談,吸引大批師生到場聆聽,將師大講堂擠得水洩不通。

宇文所安提到作研究的態度,即在他的認知中,沒有一個作者能以單一特質來描述或定義,因此他最討厭的單字就是「傳統」,「講傳統,好似將一切都蓋棺論定」,學習與研究便失去彈性空間,因此他若讀到「詩佛」王維的詩作,便會藉機探究佛學,以領略文學研究應「從小開始」,即從文本細節著手研究。

宇文所安對中國古典詩歌情有獨鍾,其中特別推崇唐詩及「詩聖」杜甫,而杜甫作為唐代現實主義詩人,其著作以弘大的社會寫實著稱,其詩作具有強烈的時代性,對唐代社會、政治有著深刻的描述。

「每次找尋研究主題,都能獲得與杜甫詩作相互呼應的題材,我就是喜歡杜甫,原因就是這麼簡單。」宇文所安提到,翻譯工作並不容易,文學翻譯工作做得好,關鍵在於能否忠於原著,而杜甫詩作顯示對唐代社會面的寫實觀察,「他的作品是非常嚴肅的,同時穿插典雅與通俗的文學元素,一定要能確切掌握,才能傳達其作品風格。」

在座談開放問答時,現場有人問及大陸使用簡體字,是否會影響唐詩的傳承?宇文所安表示,唐代漢文與宋代漢文已不相同,即唐詩使用的文字,宋代人也難以理解,現在的人讀詩要先看白話翻譯,也沒有什麼關係,畢竟語言在朝代更迭之間,已出現很大的變化。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徐國能表示,詩歌教育作為儒家教育的核心,宇文所安以嶄新的研究視野,重新思考中國古典詩歌,並在西方世界推廣中國古典詩歌教學,甚至力推詩歌教育普及化,將杜甫近1400首尚存於世間的詩作譯為英文,其研究貢獻別具價值與意義。

旺報 李侑珊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