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處境左右為難 輔導個案還被黑道嗆

兒保社工吃力不討好,除了難以博取輔導個案信任,每次爆出虐童案時社會大眾都會首先檢討社工。曾有社工幫助個案妻子告發丈夫吸毒狀況,對方竟協同黑道至辦公室內砸車嗆聲,另外因輔導對象常會對自身傳染病保密,導致許多社工工作後染上疥蟲、B肝等疾病,可謂身心煎熬。

南高雄家扶基金會社工陳靜怡表示,隨著社會變遷、離婚率大增,現有的家庭狀況結構越趨複雜,常遇到十分極端的個案。她曾遇過一名個案疑似有精神疾病,卻遲遲不願就醫,其家屬怕打壞關係也不敢強制送醫,該個案不僅有幻聽、幻想症狀,還會因補助被取消打電話來辱罵社工。

該個案某日因幻想大嫂與媽媽要傷害她,對兩人各砍一刀後,自刎身亡,最後個案的家屬才願意告訴社工她其實是吸毒,不是生病。陳靜怡說,「家屬不講社工根本無能為力,還會判斷失誤,更沒有權利要她強制就醫,只能眼睜睜看著悲劇發生」。

陳靜怡說,社工的立場十分兩難,曾有同事因幫助輔導個案的妻子告發其丈夫吸毒的不法行為,對方竟找來黑道至辦公室內嗆聲、砸車威脅,也有人在輔導過程中曾被對方掐脖、按腹壓倒等,她無奈的說「社工根本應該配槍」。

陳靜怡表示,社工長期須輔導不知名的個案,當個案自身有傳染疾病也不可能主動告知,有的社工就會因此感染疥蟲、B肝等疾病,可說是「身心煎熬」。北台中家扶社工督導韓玉瑛也說,社工多以女性居多,更是危險,進入個案家庭除了得先評估安全風險,甚至要事先知道個案家庭的逃生路線。

中時 李宜秦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