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問題如何解 台大教授:追求量少但質量高

我國去年生育率僅1.13,排行全球第3低。政府今年8月將托育準公共化政策上路,台大社會工作學系教授古允文表示,托育成本的降低是生育的誘因之一,但是成功與否仍需再觀察。他鼓勵民眾勿害怕少子化,應將此視為契機,在有限的資源下投資下一代,讓人口變成人才。

古允文以自己的家庭為例,岳父岳母那一代一般都生4個孩子,但到了自己那一代,大部分都只生兩個孩子,少子化的現象明顯。

綜觀國內,對少子化的解讀一般都基於經濟考量,孩子的數目下降,生產性人口少,可能導致經濟能力下降、停滯的問題。但古允文並不感到如此悲觀,認為現今勞動力的產生方式已轉型為機器人,未來產業的勞動力不追求人越多越好,卻追求量少但質量高。

「量少了,意味著我們要有更多教育的投資,讓下一代適應未來產業的需要」。古允文提到,民眾一般擔心人口老化的狀況會令下一代負擔過重,但科技的進步會到達什麼程度是無法預測的,「也許2065年,是1個孩子加上50個機器人去養一個老人也說不定」。

古允文表示,若純粹從人口學的觀點解讀少子化,就會感到害怕。人口學往往只計算人口對比,卻沒有把科技進展的因素帶進來。隨著科技的進展,生產力也會提高,屆時面對的問題就是資源該如何分配而已。

政府為解決人口問題推行的準公共化托育政策,其一目標是提高送托率,古允文表示,除費用需家長負擔得起,送托也應具有彈性空間。東方社會習慣男主外、女主內,以往的大家庭有辦法為帶小孩提供支持,但現今社會卻以小家庭為主,需同時兼顧工作與家庭,托育也因而顯得更為重要。他表示,將托育成本降低是鼓勵生育的方法,能否成功則需拭目以待。

至於為引進外來人力的《新經濟移民法》,古允文認為,如今國人生的不夠,人力又往外流,生的比走的少。若要吸引他國國民落地生根,應以友善的制度支持,如:健保、教育環境等,否則若僅為短期的經濟移民,對台灣的人口結構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中時 林周義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