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鵝跟隨狗出遊 走失團圓竟記仇!

與日月潭僅一丘之隔的魚池鄉頭社村,村長黃順昱2年前養了1群土鵝,去年中秋前後,他將其中1隻隔離準備用來加菜,不料牠脫逃了!半個月後被家犬「吉普」在附近溝渠發現,自此狗、鵝黏膩一起、形影不離。這樣的機運改變了鵝的命運,飼主覺得有趣,饒牠一命。

「吉普」是柯基犬與哈士奇的混血種,有著短矮體態,及詭異眼神。牠住進村辦已快7年;「阿鵝」則約2歲。

去年脫逃事件過後,狗兄鵝弟焦不離孟。「吉普」鑽到車底,鵝兒跟著進去;狗老大跑到屋裡休息,鵝老弟閃神沒瞧見牠,就會慌張著急。晚間,狗鵝一窩;天亮蹲踞屋旁,村民或遊客到訪,聯袂起身相迎!

10月下旬,「吉普」逛村串門,「阿鵝」跟班相隨,哥倆結伴出遊,不料傍晚卻見狗狗獨回。「村長娘」陳佩君可著急了!村裡村外不知找了多少遍,心想大概已祭了別人五臟廟,絕望放棄!

黃順昱今年選舉轉戰鄉代,上周造訪鄰居拜票,看到林姓農戶養有鵝群,順口用他平時呼叫「阿鵝」的喚聲叫了兩聲,鵝群當中竟有1隻跟著他對應。原來,林家媽媽看到自己鵝舍外有1隻狗追逐著1隻鵝,誤以為是被驚嚇離跑出籠舍的個體,順手抱起丟進鵝舍裡。

阿鵝返家了!遠遠看到「吉普」,很高興就迎上去,先是親熱磨蹭,然後遲疑一下…突然伸頸就咬!那動作好像是在記恨說:「你不夠意思!帶我出去玩、卻放我粉鳥,丟下我不管!」

「想必牠進了陌生鵝群,飽受欺凌!」陳佩君說,鵝有領域性,欺生自是難免。阿鵝返家後雖仍與吉普形影不離,但明顯變得強勢!而吉普似乎也因沒照顧好牠而心虛、處處忍讓…原本是狗兄鵝弟,如今形勢轉變,改由阿鵝當老大。

黃順昱說,這對狗鵝兄弟,越看越有趣。雖然鵝變得凶悍、愛吃醋,但哥倆關係依舊密切,且當其中1隻看不到1隻時,都會焦慮急尋。牠們的互動是「現在進行式」,明天、後天,每天都有新故事。

中時 沈揮勝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