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年社長江文豪被請辭原因曝光 墨綠鐵票倉雲林選情告急

豐年社社長汪文豪日前傳出因替斗南鎮農會出版新書、出席新書發表會,遭農委會副主委李退之要求「自行請辭」,雖然農委會再三否認,堅稱汪仍是社長,但今(21)日流出汪「被請辭」當天的三千多字錄音逐字稿,證實「雲林選情危險」,需要汪請辭,方便主委跟地方人士交代」。

錄音逐字稿指出,正是因雲林選情危急,加上斗南鎮長候選人張有擇的造勢活動跟韓國瑜、張麗善配合在一起,使得豐年社為雲林斗南鎮農會辦的新書發表會,「變成整個國民黨選舉活動的一環」;因此,李退之規劃由汪文豪先自行辭職,再以臨時董事會的方式處理汪的離職,李退之也會幫汪向董事會要求「多算3個月的薪水」。

李退之今日上午參加「2018國際濕地研討會」,他受媒體堵訪時仍堅稱,「我們沒有辭退他(汪文豪)啊!」對於汪文豪指稱李曾說因雲林地方選舉危險,故需要汪辭職,李退之則反問,「雲林選情危險?真的嗎?要不要問一下李(進勇)縣長? 」

錄音逐字稿全文如下:

李退之(以下簡稱李): 文豪,自己要不要說說看,為什麼會這樣子?

汪文豪(以下簡稱汪): 其實…..那我從頭開始講

李: 那你說快一點

汪: 其實斗南農會他們年初的時候因為他們明年100周年,那過去他們想要出一本紀念的書,那剛好過去斗南農會我們也很熟,就是他跟胡忠一署長還有以前廖安定在的時候其實他們在¬從李金龍主委時代的時候就配合農委會的政策,他也快卸任所以他想做一個回顧的書,所以那時候年初的時候就談說他想出一本這樣子等於是百年的回顧還有跟他任內政績的介紹,那剛好都是跟農委會的政策非常密切相關,那剛好豐年社以前其實也報過他非常多的文章,所以就等於把過去的文章整理集結,後來就是他希望辦新書發表會,其實後來才知道他要選鎮長,他原本想¬¬¬¬辦在斗南,我說不要因為想說那個太敏感了,那希望說單純的書就是新書發表會在書店辦後來才選在虎尾誠品做一個書的發表,我們也要求說你們現場不要有任何的競選,就是很單純地去講說過去做這些農業的轉型的一些想法,像昨天那個廖安定廖主秘因為過去他們配合從中央到地方,他任內的時候他規劃農業專區、中衛、食農教育、產銷履歷、因為過去他最配合產銷履歷,那所以他也去談過去他們是怎麼合作的,大概是這樣,就是單純是他們農會出錢那等於我們就把我們的資料內容再做出版的。

李: 對!但你知道昨天政治選舉公告開始競選活動的一天嗎?

汪: 我不曉得

李: 那你知道他要選鎮長嗎?

汪: 後來知道了

李: 什麼叫後來

汪: 因為年初還不曉得

李: 那當然阿,當然年初不曉得,問題是你昨天知不知道

汪: 昨天我是(被打斷)

李: 昨天之前你在籌辦這活動前你知道他要去選鎮長對不對?你再怎麼說單純,現場不要有選舉標誌或什麼,對外界來看你覺得會是甚麼?你已經做這麼久的媒體記者了,你覺得如何?當選舉的時候,當一個候選人在選舉期間他做的每一項的事情都是為了選舉啊!怎麼可能會人家認為不是選舉的活動?

汪: 但…..所以我們想說在那個書店(被打斷)

李: 你也可以明白跟他講說如果你要辦簽書發表會可以,但現在時機不宜,我可以等到12月初在幫你辦,我可以幫你推銷、我可以幫你上其他通路都可以,這些你都沒有判斷過嗎?

汪: 這部分倒是當初是沒想到,因為當初他是想辦兩場,那我們說不要辦,因為太頻繁了,所以我們希望單純以書為主這樣子,就是講書的內容。

張琦凰(以下簡稱張): 這樣有點麻煩,因為李副也受到很多壓力,昨天晚上我們都沒辦法睡覺,所以我們想找你商量一下怎麼辦。

李: 這個在雲林選情又很….又很危險,又加上他整個造勢活動跟韓國瑜跟張麗善配合在一起,那在外界看起來豐年社幫他辦活動又變成整個國民黨選舉活動的一環。

汪: 我昨天就是有要求現場不要有這些旗子(被打斷)

張: 你應該有聽到消息吧!就是xxx很生氣這樣子,就是晚上吧!我們應該同步。這壓力真的很大,你覺得這怎麼辦?如果說吼,因為副主委是希望盡量不希望你有太大受傷,但是還是要給一個交代,所以就是要一方面跟你商量看怎麼對你比較好,但我們還是得有一個同(樣)的默契,就是說讓我們比較好幫你做一些爭取,我舉例假如說上面要直接開除,但這樣對你很傷,副主委也不希望這樣……(15:00),但是不太可能沒有做,所以想跟你商量就是說不然的話,我們看後面怎樣幫你安排。

汪: 沒關係,不然就是照勞基法,就資遣我。

張: 資遣你,你會接受嗎?

汪: 反正照勞基法該有的,然後年終嘛,到什麼時候?

張: 那我們幫你算,那可能就今天做回應,等下也要跟主委報告,不然這樣好了,就是說看你要不要自請辭職,不要說什麼原因,可是呢!那個董事長慰留你,然後慰留的話,你還是可以離開,然後我們從現在開始會幫你多算3個月的薪水,然後後面再幫你看看有沒有適當的工作安排這樣子。

汪: 好~沒關係反正就都照勞基法,工作沒關係啦

張: 勞基法的話你會有一點吃虧,你之前有沒有跟豐年社簽約?就是曹主委在的時候

汪: 其實那時候有一個聘書啦

張: 那就是一個約定啦,就是你是經理人,你有那個人事權你有決定錢就是經費該怎麼花花在哪裡這種的,那個就不是,因為我有查勞基法,有點麻煩。

李: 簡單講你不是單純的勞方

張: 因為你沒有提一個,當初簽約說如果要給你解職的話,要怎樣怎樣怎樣,你的獎金怎樣怎樣怎樣,以後你要記得要寫這樣的東西,好啦!反正因為你是委任經理人,很明確,這就是不適用的範圍。那不適用就很難用勞基法去給你說要求董事會要給你錢,所以我們就想說不然我們還是用給你解職的方式,然後說慰問金,但是我們用這個方法來算,可是他就不叫勞基法喔

汪: 那三個月是指說全薪?就是含加給這些?

張: 對!你原來領多少,加班費不算啦,差旅那些不算

汪: 對!我也沒有在領加班

張: 但是你原來領多少,那就是這個,然後幫你算到,你就是今天辭職,然後你就明天不用來上班沒關係,可是我們會幫你算到11月底。

李:11月的薪水還是完全算給你。

汪: 11月?

張: 對!然後再額外再給你兩個月

李: 就是一個package

張: 不止喔,應該是三個月

李: 應該是這樣說啦因為其實坦白講如果按照勞基法即便你算完整的兩年你也是只有一個月薪水,新制的勞基法就是這樣子,所以事實上現在琦凰在offer的是我必須去,因為你這個程序按照我們的章程來講,如果我是單純的讓你自願離職的話,是甚麼都沒有,你懂我的意思嗎?所以我要解職你,你是委任經理人,所以你的狀況又不一樣,所以我現在琦凰提議的這個事情是就是給你一個package,這個package是我必須要提董事會同意的,那我們的條件完整加起來就是11月全薪之外,另外會再給兩個月全薪,你懂我意思嗎?那初步一定不會比這個差,基本條件是這樣子,這個是我必須爾後,那最重要的是這樣,就是說剛剛有講,希望你今天至少提一個象徵性的辭呈,但是這個辭呈我會hold住,我不會處理,因為如果你是自願辭職的話,我如果接受了,那就是甚麼都沒有了,你懂我意思嗎?所以我會拖住由衷不發,然後我會利用臨時董事會的方式來處理你的離職,這個整個操作這樣子。

張: 我跟你講我的經驗,我以前被xxx這樣子,跟你不一樣,我的老闆就是叫我直接滾蛋,沒有得選。我也是面臨過這個,所以我大概知道這個(被打斷)

李: 我要你講的是,我真的很替你覺得不捨,為什麼你知道嗎?因為其實我們詳細的溝通的時候,一些事情你漸漸有在跟上我的想法,那這個部分也有得到主委的部分肯定,雖然說他給我下過很嚴格的最後通牒,他本來是說如果腳步再跟不上的話,明年整個預算要砍半,那砍半我們勢必要裁員,那但是在這個最近的過程中不管是你跟著我的一些狀況還有做一些短片等等也有得到他的肯定,可是這個事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真的很納悶你這麼久的媒體經驗,對於政治對於選舉這種東西怎麼會缺乏這樣的判斷,而且除了胡忠一之外,你想想看這個組合,這個組合怎麼會是農委會團隊可以接受的組合呢?

汪: 這個是以前很熟,而且其實也是偏綠的,其實我也知道藍綠也要稍微平衡一下

李: 所以你知道這個地方上的反彈多強烈,加上雲林縣政府又真的是這一年多以來反反覆覆反反覆覆,我們幫它擦屁股也擦了一大堆。

張: 那文豪你離開之前你寫一個辭呈,然後李副就幫你壓著,那你回去跟同仁講一下,就是你也不要想太多,因為你自己辭的話尊嚴比較好啦

汪: 我還特別挑李金龍他們之前

張: 他們才不會看裡面呢,我昨天都沒辦法睡覺,我都快瘋了。

李: 那個因為那個形式上的辭職跟後續怎麼樣在程序上給你多一點權益,這個是我現在要處理的,但是我要對主委跟地方人士有一些回應跟交代,這樣你應該可以理解。

張: 那辭呈就寫好放我這裡,那我們先去主委室,還是你要用我的電腦直接打?

汪: 也可以,如果有一張白紙我就直接寫

中時 游昇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