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翊新作長路 舞者如唱針 刻劃時間和人生

以作品《黃翊與庫卡》享譽國際舞壇的編舞家黃翊,日前偕同舞者們參與國家兩廳院舉辦的直面藝術家活動,在小房間裡和觀眾直接面對面,暢談編創經驗,黃翊也率先公開新作《長路》內容,將以懸吊系統讓舞者身體傾斜,在旋轉舞台上跳舞,如同唱針在唱盤上,刻劃時間和人生。

黃翊表示,他一直渴望能有一個作品,是讓舞者可以傾斜身體跳舞,「某些時候我們的心理狀態,並不總是直立的,例如疲累的時候,感覺上身體也像是傾斜著,我期望把這樣的狀態和形象,呈現在舞者身上。」

要如何讓舞者在身軀傾斜的狀態下跳舞呢?黃翊表示,需要仰賴外力協助,「我們找到一台德國懸吊系統,能作數位變速,又很安靜,符合作品需求,可以隨著動作微調速度。」

黃翊表示,舞者在舞台上以不同的方式行走,都代表著不同的個性、價值觀,「有正著走的人,也有倒著走的人,有些人的價值觀和別人背道而馳,那種狀態就像是倒著走一樣。」

席間也有觀眾詢問,黃翊過去作品有許多機器人、高科技元素,這回為何使用傳統技術的旋轉舞台?黃翊表示,「這回的旋轉舞台,相較於傳統的使用方式,較有速度上的變化,內部的馬達和結構和傳統的方式不太一樣,我也在試著找到把科技藏到比較低調的地方,呈現較為人文的內容。

現場觀眾好奇長期和黃翊工作的舞者們想法,舞者林柔雯表示,黃翊很能給舞者空間和自由,「和他一起工作、創作空間很大,是幸福的。」舞者駱思維表示,「黃翊是願意傾聽舞者想法的創作者,因為我是一個極度需要自由的人,如果創作者能給我很多自由空間,我會感到很開心。」

舞者胡鑑則表示,相較於其他舞者,「黃翊會為我設定一個範圍,我的發揮不能偏離原來的設定,對我來說挑戰頗大,有時感覺到很辛苦,也會迷路。」黃翊說,他和團隊工作的方式,會特別著重每個人的特質發揮,「像是我們暖身的時候,都是各自暖身,沒有一起做同樣的動作。」

中時 李欣恬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