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干涉新聞選台 餐廳業者「給保五學生的一封信」澄清始末

內政部保五總隊遭到爆料,學生餐廳的電視只能收看特定新聞台,傳餐廳廠商還規定不准轉台,只能看中天新聞台。對此,承攬保五總隊餐廳公司的負責人–黃姓總經理發表一封公開信澄清事情始末及他的感想。對某位學員不滿餐廳電視收看某台新聞節目,投書給某單位。最後演變為妨害學生的閱聽自由。承攬伙食業者竟從一位沒沒無聞的商家變成中共的同路人,而遭撻伐攻擊。黃姓業者感嘆事情遭扭曲演變,印證了「民主只是一群會投票的驢」這句名言。

黃總經理給保五學生的一封信全文如下:

很意外地在我離開保五的前夕,某位思想偏激的學員因為看電視的不滿,投書給某單位。最後又演變為(因為餐廳老闆不同意電視轉台)一霎間,我從一位沒沒無聞的死老百姓變成一位有中資背景,中共的同路人!且群起撻伐,從以上種種跡象顯示,印證了(民主只是一群會投票的驢)這句名言。

我念高中的時候,老師曾諄諄教誨:第一等人做醫生,第二等人做工程師,只有不入流的人,才做政治。我永遠記得此句,並教導我的孩子,絕不涉足政治,政治根本就是一群政客分贓,不分顏色,不隨波逐流,凡事聽聽就好。

民主是:我雖然不贊同你,但我誓死保衛你發言的權利!惟清談誤國,中國有明朝,西方有古希臘為鑑。台灣現在就是一群所謂名嘴誤國,主導並強姦民意,因此我本人不喜歡看政論節目,無分藍綠,若要我真的選擇新聞節目,我寧願看大愛新聞或原民新聞。

相信大部分學員不認識我,除了伙委及少部分跟我講過話的人.因為我最常出現的地方就是中晚餐發便當的辦公室,及週五發餐點的時候,再來就是每月一次的伙食會議,我因為需要清晨三四點到菜市場買菜,回來後工作到晚上七點才回宿舍,必須每天處理保五交辦大小事及回覆學員在line反映事項,兼修理手推車輪子等雜項事務,遑論政治,就想坐下來,靜心全意聽完歌劇或交響樂都難。

我如何干涉電視新聞轉台?電視是機關的,收視費是機關繳的,我可以背起肩帶,指揮學員起立坐下嗎?何時起,死老百姓可以指揮警察?

我沒去過大陸,就連香港也沒,最遠就只去過大阪、京都。就環境而言,我出桃園機場後,深深感覺:台灣好髒好亂!

台灣政治色彩太過對立了,我很懷疑這真是同一個民族嗎?根本就是不同種族勉強住在一起的大亂鬥,日本人團結,一致對天皇效命,雖然引發世界大戰,但是從戰爭廢墟重建,到七零年代開創數個(日本第一),sony、Toyota、三菱、sharp,蕞爾島國可以造飛機,做軍艦。台灣—福爾摩沙—你做了甚麼?

我看不起這些名嘴,有人曾經說過:他只是拿著劇本念台詞,領個車馬費而已,士大夫無恥,是謂國恥!

歷史中的台灣,曾是清朝的疆土,因此派劉銘傳治台,建了鐵路等基礎建設,後因馬關條約,割予日本。五十年後,日本戰敗,中國政府派員接收台灣。

現實中的台灣,國際間沒有國名,只有地名,無論中華民國也好,台灣也好。

各位還沒真正當警察,只有以前的社會經驗或學校生活,年輕人對未來有無限的憧憬(理想或抱負)。這當然很好,但真正當警察後,必然體驗政治的真實面。

我輩皆經歷過台灣政治的演變:戒嚴解嚴街頭運動抗爭,我父親因為228而從台中二中輟學,在家從不談政治,我經歷過施明德絕食抗議的台政大學生響應運動,看過美麗島雜誌,唱過黃河大合唱,陳菊是我學姐。我同學因為學運,當兵時常被晚點名,哭喊向我求助…………

我討厭政治,政治卻不離我身,我遠離政治,政治卻現在沾我!

我不解的是:有人跟我反映過電視要轉台嗎?我很少出現在餐廳,前面有述及,電視轉台有需要跟我說嗎?電視不是我買的,第四台費用不是我繳的。

何時台灣警察辦案,要跟死老百姓報備?下回派警車出勤時,請打行動給我知悉,想轉台,你不會跟帶隊幹部說嗎?不曉得向幹部爭取你的收視權益嗎?在警察機關的土地上,有需要逕向死老百姓提出請求嗎?

我的廚工很可憐,拖著老殘身軀(高齡快70)來做年輕人不想做的勞力工作:瞇著眼挑菜蟲,檢細沙、洗菜、切菜、打菜、拖地、洗地、擦桌,還要幫青壯諸賢開關電視,電視沒轉台落個台奸惡名(其中有位是深綠的,本次全家投陳其邁!!)她根本沒注意電視開在哪一台?

請帶點智慧反映自己的需求,不要亂打誤傷自己人!!

最後.敬祝諸位當好警察,別忘了,你們的薪水來自勞苦大眾,不是哪個政黨,再繼續如此強姦民意,栽贓汙衊,終將唱起Epilogue。

中時電子報 郭匡超/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