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奐如沾鈕承澤性侵案再發聲:我想要努力活下去

柯奐如11年前拍攝鈕承澤執導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曾傳被迫全裸拍床戲,日前因鈕承澤被捲入性侵案,往事又受討論。她日前打破沉默,在臉書上直指即便已過11年,心裡的傷痛,無法自行消失。


▲柯奐如沾鈕承澤性侵案再發聲:我想要努力活下去(圖/截取自臉書)

今天是她38歲生日,凌晨她在臉書寫下3200多字的心情文,「在這期間好慘,就是情緒的大陷落、無比的低潮,深深的自責,生活無法專注、只能維持基本的吃,身邊一定要有朋友陪著,努力專注眼前必須吞下去的食物,哭,發抖、失神,無法入睡,醒來,再重複上述的事,每一天」。

她開頭寫道「這是跟自己有關的療癒方式,我的目的,不在引起對立」。並說:「期間從新聞上看到對方的發言,從言語中,仍感覺到,還是那個我熟悉的對方。對方,依然無法真正理解到,自己對他人到底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而那影響是何等的壓力與重量。即使關掉了新聞,不聽不看,但感覺還是依然在。」文中的「對方」,指的是鈕承澤。

提到網友的討論中,讓她印象深刻的問題是「為什麼11年前不說,現在才說?」也發覺已有許多人有「不應該檢討被害者」的意識進行討論。「環境是有在進步的。同時,我收到了許多素未謀面但慷慨給予溫暖的來信關心…如果有魔法,我希望將自己從大家這獲得的溫暖、能量,傳送給那位『她』」。

她回覆網友「為什麼11年前不說,現在才說?」的問題,表示自己能理解網友的憤怒,知道網友的期盼是「如果早一點說,就會少一個受害者」。她說自己在上篇文章發佈後,哭了,「我檢討自己仍是晚了將近一個月,如果我能用自身的經驗回答你,讓你有機會理解,我很願意。我相信會有意義,如果用很簡單方式回覆,那答案就是『因為這些年來,我想要努力的活下去』」。

她說:「我想要努力跨過那件事不再回想,我希望大家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努力的作品上。我想要有跟一般人一樣,平靜的生活,我也想要擁有,一般人擁有的幸福…。之後我只能奮力地去學習,盡一切的可能去瞭解,別的演員遇到劇本中有床戲時是怎麼面對、準備的。然後用自己學習到的,去判斷、和導演討論床戲的必要性,在充分溝通、內在感到安全的情況下,和導演、對手演員一起完成,不再恐懼。」

柯奐如想起「那事件」發生後,緊接的拍了何蔚庭導演的短片《夏午》,其中有一場關鍵的親密戲,導演理解她的創傷,冷靜和她討論:「妳可以嗎?如果真的不行,沒有關係。我就換演員。」她思考一夜,認為自己必須跨過去,不希望就此感到恐懼,隔日回覆他,自己可以。「到開拍前,為避免讓我再次感到不適,我們都沒有排練過那場戲,到開拍的前一刻,我其實都沒有把握自己能夠做的到」。

她說,「很神奇的事發生了,在導演喊Action後,我想是因為對手高英軒先生給予我的安心,和何蔚庭導演對我的充足信任,我做到了!在將近二十多個工作人員面前,當我完成的那刻、全場為我的克服鼓掌,事後回想,何蔚庭導演真的在賭博,賭在我身上。若我當時突然感到退縮就可能造成作品的遺憾,而我也對不起整個團隊人員先前所付出的努力。現在,我也學習到,在感到沒有安全感的情況下,說『不』」。

她有感而發說:「我想自己最大改變就是敢拒絕了,因為充分理解到,保護自己的熱情是多麼重要的事。在鏡頭前、在大眾前,每一個演員透過情境,打開、展示自己時,都是脆弱的、都是需要被珍惜、保護的。熱情是不會無限的,是容易被不信任、不珍惜、不保護給澆熄、殺死的,而殺死之後是需要花很大力氣再喚醒。我學到『自己的心,比完成工作還重要』。熱情應該是遇到會珍惜你的付出的團隊時,再給予的。」

(中時 )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