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編舞家來台編舞 表現瞬息萬變的千禧世代

台灣廣納多元文化,自成特色,是藝術創作絕佳題材。西班牙國家舞蹈獎得主馬可.莫勞(Marcos Morau)來台取材編舞,他將台灣民間隨處可見的斗笠入舞,並融入不同的舞蹈技巧和動作,編創作品《MILLENNIALS》(千禧世代),表現瞬息萬變的時局,馬可.莫勞表示:「這是一個社群網絡年代,我們活在一個又一個群體運動裡,力量容易聚攏,但卻也往往瓦解得十分快速,原本還在呼喊著什麼理念,轉瞬間就了無蹤影。」

馬可.莫勞出生於1982年,家鄉在西班牙瓦倫西亞,他畢業於巴塞隆納戲劇學院、瓦倫西亞舞蹈與音樂學院,藝術養成多元,跨足劇場、攝影和文學等領域,他表示,自己並不是一名典型的編舞家,「我不會跳舞,但我很享受編舞的樂趣,並透過不同的視角,重新看待編舞。」

這回受台灣編舞家蔡博丞之邀來台,馬可.莫勞是先在台北做田野調查,不管是到永樂市場買布,或是感受台灣的人文風景,都使他樂在其中,他表示:「斗笠的運用,有一種群眾的號召性,它獨特的外型,也有幾何線條的表現,和舞者的肢體動態交織,能展現聚攏又散開的狀態。」

31歲的蔡博丞,對千禧世代也有類似的想法,他同樣也以千禧世代為概念,編創新作《Melting Neon》(消融世代),並以作曲家拉威爾廣為人知的作品《波麗露》為基礎,由美國作曲家萊恩(Ryan Somerville)重新編曲,重組節奏和旋律,使其變得更為狂野。

蔡博丞表示,千禧世代是一個頗為渾沌的年代,「從1999轉入2000年,是一個特別的開始,有人說那是一個幸運的年代,但也有人說,可能性太多,所以顯得曖昧不明,這個世代的年輕人,開始有許多新名詞加諸在他們身上,像是草莓族、厭世代等,上一代的人,對千禧世代的人總有不同的觀點和詮釋。」

蔡博丞在舞作裡,呈現派對裡的狂歡狀態,他說:「那是一種屬於群眾的掙扎,也是一種無力感的狀態,跨了一個世代,理應顯得更加有希望,外在看起來或許很光燦,但內心正在消融、逐漸瓦解。」演出將於1月4日至6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登場。

中時 李欣恬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