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的今天 長達6週以上「南京大屠殺」開始

1937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的開始,日軍於清晨攻陷大陸南京,展開長達6週以上大規模屠殺、強姦以及縱火、搶劫等罪行。據二戰結束後調查,南京當時有逾20至30萬平民及戰俘遭日軍殺害,若以秒計算,約12秒就有1條人命消失,有約2萬中國婦女遭日軍性侵。大陸今晨於南京舉行公祭儀式,祭奠30萬失去生命的同胞。

▲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13日上午舉辦,鳴警報聲全體現場默哀1分鐘。(圖/吳泓勳攝)

▲南京大屠殺中,日軍第十六師團中島部隊兩個少尉軍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長官鼓勵下,相約比賽百人斬,誰先殺滿百人為勝者。(圖/搜狐網)

▲日軍在南京大開殺戒。(圖/軍事網)

根據《東京審判確認日軍南京大屠殺罪行的證據》一文,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在審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罪行的過程中,共有10名與南京大屠殺有關的證人出庭作證,其中5名中國人。

第一個出庭作證的是畢業于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和哈佛醫學院的威爾遜醫生。他於1936年1月至1940年8月在南京金陵大學醫院工作。在法庭上威爾遜證實說,南京陷落後中國軍隊的抵抗也隨之完全停止。

威爾遜描述說,一位婦女的頸肌肉被日本兵全部割斷,一名8歲的男孩被刺刀刺穿胃部,一名男子頭部和肩被嚴重燒傷,他臨死前講述說,許多「中國人被日本兵捆在一起,然後被澆上汽油焚燒」,他是唯一的倖存者。威爾遜還說,他曾親自趕走過正在強姦婦女的日本兵,並多次為強姦的受害者治療,包括一名被日本兵強姦後染上梅毒的15歲少女。

接著出庭作證的是許傳音。他畢業于金陵大學,後在美國伊利諾斯大學獲博士學位,回國後在交通部任職,南京被佔領期間任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住房委員會的負責人,後因翻譯工作需要任紅十字會副主席。

許博士也證實12月13日南京被佔領後,絕對沒有任何形式的抵抗。在回答律師有關日軍進城後的所作所為時,他答道:「日軍進城後非常野蠻,他們向見到的所有人開槍,並立即將那些見到他們就跑、在街上或附近行走,以及透過門縫向外看的人打死」。1937年12月16日,許傳音陪同一名日本人在城裡走了一趟,他描述道:「我看見到處都是屍體,有些被肢解,有些保持著他們被殺死時姿態—有的跪在那兒,有的彎著腰,有的側臥著,有的四腳朝天……。」

許博士表示,「我還看到一些日本兵正在屠殺中國人。在一條主要的街道上,我甚至開始數躺在路兩邊的屍體,我數到了500多具,但由於太多,根本數不過來……。所有的屍體沒有一具穿軍裝,都是平民,有年齡大的、小的、婦女和兒童。」

在「南京大屠殺」中,最苦難的角色是婦女,在此期間被強暴的婦女,數字從2萬到8萬不等。日軍駐南京第114師團的一名士兵田所耕三回憶說,「婦女不論老幼,都逃脫不了被強暴的命運。我們派出運煤車,到南京的大街小巷和附近村莊中抓回許多婦女。然後我們將每個婦女分配給15~20名日本士兵,任由他們姦淫淩辱」。

1937年的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現在的《每日新聞》)報導兩名日本軍官的「百人展殺人競賽」。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長官鼓勵下,比賽殺人,商定在佔領南京時,比賽誰先殺滿100人。

因為不確定是誰先殺滿100人,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又決定第一次比試不算,重新比賽誰先殺滿150人,這些暴行一直在報紙上被圖文並茂的報導,兩人還被稱為「皇軍的英雄」。戰後這兩個人的獸行被發現,引渡回中國經南京軍事法庭審判後被槍決。

日本目前對「南京大屠殺」仍不願正面承認,日本媒體在報導「南京大屠殺」時,多用南京事件取代。

(中時電子報)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