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工作苦悶 觀察員:漁工間積累嫌隙易衝突

為保護有限海洋資源,我國自91年起即開始於漁船派駐觀察員,紀錄漁船漁獲數量。觀察員表示,作為遠洋漁船的監督者,因工作內容不涉船務,並不會與船方牴觸,但因遠洋漁業工作環境孤絕,漁工間確實容易因嫌隙日積月累,產生衝突。此次涉入穩鵬號喋血事件的楊文斌是漁業署內公認的開心果,無辜遭波及,同仁都為他集氣,希望早日脫離險境。

漁業觀察員輪值派駐遠洋漁船,每年約外派一次,百噸以下小釣船每次出海約4個月,百噸以上則可能要6個月之久,工作內容除了紀錄漁船捕獲魚種體長、重量,監控是否違反洋區海域組織海洋資源保育規定,有時也會協助學術研究進行採樣工作。

觀察員蕭嘉禾表示,觀察員的角色在監督遠洋漁船,船長心裡可能有疙瘩,但因實務上不介入漁船管理工作,與船方並不牴觸,久了也習以為常;不過,確實因有監督者在場,有觀察員派駐的漁船便不會發生隱匿漁獲的情形。

蕭嘉禾擔任觀察員已有15年經歷,曾派駐三大洋,他指出,因船上空間有限,海上環境孤絕,船員心情容易鬱悶,船員之間便容易因小事日積月累產生嫌隙,進而發生衝突,但過去頂多是肢體推擠,像這次海上喋血的狀況比較罕見。

觀察員伍文滉也表示,台灣船長大多學歷不高,不會講英文,但卻可以因為雇用印尼漁工,學會講印尼話,近來少見因船長管理問題發生海上衝突情形,大多是船員之間因工作環境適應或溝通上產生誤會,彼此積累嫌隙,即使是同國籍船員也不例外。

蕭嘉禾指出,當海上衝突發生,觀察員首要確保自身安全,應立即到船長室將相關資訊回報漁業署。此次涉入穩鵬號喋血事件觀察員楊文斌正好是他好友,蕭嘉禾說,楊文斌為人大方,是公認的開心果,這次出海還特地買了糖果要請漁工們吃,沒想到無辜被波及,同仁們都為他集氣,希望他盡早脫離險境。

中時 游昇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