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滅村纏訟十年 市府和公務員確有疏失

「九二一大地震當年,台北市東星大樓倒榻,造成87人死亡,國賠官司纏訟十年,2009年時任市長馬英九放棄上訴,全案終得以了結。當時我看這新聞,覺得一個官司要打十年好扯,沒想到同年,我自己卻遇上了同樣的纏訟之路,一打也是十年。」小林村自救會代表蔡松諭回憶過去,一陣感慨。

「我們花十年,竟然只是為了證明滅村不是我們該死!」蔡松諭犀利直指此國賠案的爭議之處。他解釋,歷經四個審判庭,都是他與律師團不斷地在「舉證」,證明滅村案若政府啟動正確的預防機制,不會慘滅上百位村民。

「法官才宣判第一句賠償確定的判決,我就哭到眼淚止不住。」蔡松諭走到法院門外發表感言時,更一度激動無法言語。他強調,多虧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團義務協助,十年來歷經60幾次專業會議討論,舉辦10多場記者會,才打贏這場冗長的仗。

從一審開始到更一審一共四次開庭,蔡松諭形容,過程簡直是司法「階段性的進步」。一審法官認為天災滅村,相關人等無責任。二審法官才開始認定公務人員未執行撤離命令有責,但就算災民撤退到小林國小還是難逃一死,仍判相關人等無罪。到了三審,法官區分出居住在土石流紅色警戒區「保全戶」的資格,要求查明市府責任。最後更一審終於認定,市府及相關人等失職、沒有疏散保全戶,是導致天災滅村的主因。

蔡松諭感概,15位保全戶災民獲判150至300萬元的賠償,根本換不回逝去的親人和故鄉。面對十年纏訟,今天他還特地準備「勝訴、敗訴」兩種版本說詞。若判決災民敗訴,代表政府及公務人員無責保護人民的生命安全,防災機制更形同虛設。「簡單說,過去的審判認定死一個兩個,跟全部死光,都沒有責任,這樣的公務和司法體系,誰還願意相信?」

面對勝訴,他強調,這是司法守住「最低底線」的展現,司法應該嚴格要求防災疏散機制的落實和公務員職責,遇上災害,才有機會挽回更多人命。

十年過去,災民或遺族們依然分散在鄰近永久屋社區,就業情況難以改善。蔡松諭預計今年在小林村創辦協會,推廣當地休閒旅遊產業,響應市長韓國瑜的觀光旅遊推廣政策。他也預計出書,詳載小林村消失的記憶,以及十年來的奮鬥歷程。

蔡松諭認為,市府依法應該還是會提出上訴。他希望韓市長效法當年的馬市長,考量災民們的立場與堅持,放棄上訴,讓小林村事件在十週年這一刻圓滿落幕。

中時 袁庭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