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天王的天王!他身價百億卻拿剩菜煮麵吃

2月底的美國南加州陽光普照,空氣中仍有些許寒意,素有南加州小矽谷之稱的爾灣(Irvine),是一個年輕具活力的城市。車子來到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I),抬頭一看,站在3樓陽台的趙宇天向我們揮手,臉上掛著一抹微笑,正像冬天的太陽,暖烘烘的。

趙宇天在台灣生技產業與美國醫藥界都是一號傳奇人物。台北醫學院(現為台北醫學大學)畢業後,赴美攻讀普渡大學藥學工程博士,在藥廠工作10年後,向親友們募資100萬美元創業。他創設的華生製藥擁有7000多名員工,營收與市值皆超過千億元台幣,是全美第3大學名藥廠。

對於UCI來說,趙宇天則是一位慷慨的捐贈者。據美國媒體報導,他的家族20幾年來捐贈超過10億元台幣給UCI,成立「趙氏綜合消化疾病中心」及「趙氏家族綜合癌症中心」,不僅協助UCI成為南加州最大的教學醫院,兩個中心更是美國癌症研究重鎮。

大老闆什麼事都自己來 一個三明治就能打發一餐

問到這麼多年來到底捐了多少錢給UCI?趙宇天只輕鬆回答一句「忘了!」UCI一位主管表示,趙宇天家族很低調,從來不干涉醫院經營事務,和別的捐贈者很不同。由於趙宇天鮮少出現,因此沒有幾個人認得他。有一回當地電視台來採訪趙宇天,剛在招牌旁架起攝影機,警衛就前來驅趕,他只得拿出名片表明身分。

雖然有著「生技天王」的封號,「低調」絕對是對趙宇天更貼切的形容詞。即使有上百億元台幣的身價,趙宇天生活卻相當簡單,在員工眼中,他是一位什麼都自己來、不需要人服務的老闆。從爾灣到聖地牙哥的辦公室來回將近3個小時,他每天自己開車,從未請過司機。大部分的午餐就是一個三明治與一包玉米脆片;這回請記者到學校對面的中餐廳用餐,泰福員工就向餐廳要一個紙盒,把沒吃完的飯菜打包回去給趙天宇當午餐。面對我們的瞠目結舌,他說:「我常拿剩菜煮麵吃,香啊!」

趙宇天出生於製藥世家,父親畢業於日本京都帝大藥學系,母親畢業於上海中法大學藥學系;來到台灣以後,他的父母在台北落地生根,開了一家藥廠。「從小看著他們在藥廠裡做事情,用心用力,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同樣的,趙宇天的兒子看到父親每天在華生藥廠忙碌,自然也受到影響。「兒子18歲,我就讓他出去獨立,現在也是一名行事低調的醫師。」

趙宇天談到父母的教育,「他們很開明,只要不學壞,你要做什麼都可以。」當年父母希望他在美國念完書回台灣接藥廠,「書念得愈多愈害怕,這個事業不能隨便接。」碩士畢業後,他又跑去念博士,之後留在美國工作,「爸媽眼見沒希望了,就把藥廠賣掉,舉家遷移到美國。」

中時電子報 編輯/吳美觀、文/財訊雙週刊 段詩潔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