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亞中致吳敦義主席及黨員的三封信(一)

國民黨總統初選紛爭不斷,已宣布參與國民黨內總統初選的台大政治系教授、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10日發表致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及黨員的三封信中的第一封信,主題為「莫失掉民眾的信任」。

張亞中指出,去年11月24日國民黨大勝,氣勢大起,為2020年的大選開創機。惟好景不長,國民黨隨即陷入初選方式的紛爭。初選應採全民調、全黨員,或「五五開」,爭論不休,已傷及民眾對國民黨的觀感。初選方式最終確定回到原點,即黨員投票與民調為原規定的「三七開」後,隨之而來的「初選或徵召」的爭議又困擾著黨中央的決策,迄今仍無法確定。

張亞中談到,「初選為必須」、「可權宜徵召」、「可徵召初選」,以及可能被徵召對象「應否明確表態」的主張者各執一詞,亦均可說出一番道理。但爭議尚未結束,原來的「太陽」卻已在爭議中逐漸消磨而被視為「二軍」,即使未來若需代表國民黨,但其氣勢已衰;另一方面,極有可能被徵召者又陷入會否「違背承諾」、高民調會否變化、未經初選能否得到全黨一心支持的挑戰。至此,國民黨已陷入結構性的困局,如同大軍正要攻城,兵馬卻已自亂陣腳,致失一鼓作氣的戎機,更有再而衰的跡象。

張亞中表示,從初選方式到應初選或應徵召的舉棋不定,引發各陣營的放話、網粉的攻擊,讓這些參與的當事者,無論人格與動機都受到質疑。在相互攻擊者的眼中,凡不合己意的參選者都認為是為著個人的私心算計。如此的發展,已讓參選人的個人形象受損,民眾對本黨的信任流失。

張亞中還說,更令人憂心的是,從李登輝以後,國民黨核心理念模糊,僅把成功建立在對手的失敗之上,而缺乏完整理念論述的問題依舊。從初選爭議迄今,本黨上下都把重點放在誰的民調高,初選的方法及要否徵召,反而從來不關心本黨應如何重建黨的理念價值,應否有前瞻性的論述,在重大政策上應否要有政策大辯論。從2016年本黨敗選迄今,看不出國民黨有那些重大論述的調整,民眾看到的只是一些參選人因為參與初選,而一改以往的主張,但其新主張卻又相當空洞。

張亞中指出,如果國民黨中央從去年底開始,就能把重點放在理念與政策的凝聚上,針對兩岸政策是否還應維持「各表」的路線、能源政策的取捨、如何處理民進黨的文化台獨、如何面對即將上市的去中國化歷史教科書、要否徹底否定民進黨的年金改革、面對民進黨不正義的應有作為…等等重大議題舉行大辯論,此時的國民黨必然已是個有理念、有價值、有論述、有政策的政黨。當黨員能夠清楚地認清國民黨應走的道路時,他們自然可以選出最能代表本黨路線與政策的候選人。

張亞中說,遺憾的是,目前多數已經宣佈的參選者,理念仍然模糊,政策非常空洞;更讓人痛心的,黨中央從來也不願把精力用在理念與政策的創新上,而只是想辦法「喬」初選方式、「喬」如何徵召,如此豈非本末倒置?本黨務必了解,或許可以「喬」出結果,但絕對「喬」不出萬眾一心。

張亞中表示,如果初選的目的只在於產生候選人,而沒有承擔讓民眾對國民黨產生信任的方向,那麼這個初選就只會是參選人之間的權力遊戲而已。本黨如今已陷入危機,民眾對國民黨多位參選人的人格產了懷疑,對本黨的決策能力及公正性產生了懷疑;而支持國民黨的最大理由是討厭民進黨,卻不是國民黨可以給民眾帶來希望,這難道不值得憂慮?

張亞中認為,國民黨中央應多用點心思在讓選民了解每位參選人的理念與政策。最好的方式不是坐在辦公室等著看民調的結果來做決定,而是創造各種辯論的機會,讓民眾充分了解每個參選人的治國理念及政策,進而知道執政後的國民黨會為國家帶來甚麼樣的具體改變,這才是初選必要的程序,民眾了解每位參選人的理念與政策後的民調也才具有意義。

中時 季節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