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車導致乘客摔死 責任不在公車司機獲判無罪

基隆客運余姓駕駛3年前載客行經基隆市區時,因右前方機車突然減速,余男煞車時的慣性作用導致李姓乘客跌倒,頭部撞擊地板,並於4日後死亡。法院審理後,認定余男並未超速,且李男上車後遲未坐下,判余男無罪。

起訴書指出,余男105年5月4日上午10時許,載客行經基隆市忠一路與孝二路口時,未注意李男尚未就坐便啟動行駛,之後從右側第2車道右轉到外側車道時,因為右前方1輛機車突然減速,余男見狀跟著煞車,導致李男重心不穩跌倒,頭部撞擊地板突起物,導致外傷性腦出血、心房顫動,送醫4天後宣告不治,依業務過失致死罪起訴余男。

[廣告-往下還有更多內容可看]

余男在法院審理時坦承當時有踩煞車,但不知道李男上車後一直沒有坐下,自己是因為前方有其他公車載客,才會左轉到內側,繞過兩台公車後再慢慢轉進外側車道,但原本在外側的機車突然減速,並往左邊偏移,他就按喇叭示警,並輕踩煞車減速,接者李男就在後方跌倒,否認有何過失責任。

余男的辯護人表示,余男當時未超速行駛,且無「急煞」行為,當時車上另名乘客也無前後搖晃情形;李男上車後有充分時間可以就坐及握穩扶桿,但李男卻未坐下,僅將手靠在椅背,並伸手調整冷氣出風口,李男是「自招危險」。

法官調閱車內監視器後,發現該路段的限速50公里,當時公車的時速僅約30公里,時速不快,煞車後也僅約減速2公里,余男只是「輕踩煞車」、「略微減速」並非急煞;李男從上車到跌倒期間,有長達17秒的時間可以坐下,但李男到達座位時,僅將隨身物品放在座椅上,未立刻落座,並站著調整上方的冷氣通風口,調整完後仍不就坐,本身過失明確。

[-廣告-下拉還有更多內容]

法院審理後,認定李男的死亡,余男並無「應注意未注意」,無須負擔過失責任,判決余男無罪,全案可上訴。

中時 游昊予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