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翊航與高中生談性別:讓樹洞打開

性別意識隨著時代變遷有所推展,而在原住民文學中也能從角色的言行,探勘書寫者對於當代性別意識的變化。桃園市府文化局在「2019年桃園鍾肇政文學獎」系列活動中,舉辦了5場校園講座,首場在至善高中展開,更針對全校有近3成的原住民學生邀請卑南族的青年博士馬翊航來談台灣原住民文學中的性別經驗。

來自台中池上的馬翊航為卑南族建和部落的青年作家,台灣大學台文所博士班畢業,擅長寫詩、散文,曾獲全國學生文學獎、台北文學獎、花蓮文學獎、原住民族文學獎。此次受邀演講的主題為「台灣原住民文學中的性別經驗」,馬翊航以自己的成長經歷背景和生活經驗,分享給年輕學子。

馬翊航在座談會中引用魯迅、潘宗儒、Apyang Imiq、Liglav A-wu等人的文學作品,講述女人在於住民文學中所反映出來的社會價值、社會地位,也探討在女人在生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別規範之下的意義,馬翊航認為性別規範是流動的,會隨著時代而流動,並非定不變,而現在我們能做的事情,也非憑空出現,而是經過許多困惑與挑戰而來的文學作品記錄的性別,正是代表著當時代的困境。

馬翊航提到早在80年代就有的原民運動,探討的主題為保留文化與語言流失,這兩項至今仍是主流不變。而只要談到性別議題,好像就得往前進,反之討論到原民文化,就好像要回到傳統一樣,但馬翊航認為傳統與現代其實並不衝突。

最後馬翊航引用Apyang Imiq的作品《編織‧我》來作為座談結語,在傳統文化中,男性是不能接觸編織,但Apyang Imiq用行動來改變這項傳統。Apyang Imiq居住的支亞干部落原意為「打開的樹洞」,馬翊航表示,書寫與編織有相似的意涵,「讓我們一起編織、讓樹洞打開,學會體察文學與生命中變化的線條與色彩。」

中時 邱立雅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