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呂紹嘉的長遠之路 讓NSO的性格浮現

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呂紹嘉日前宣布2020年,屆滿便不再續任,而他在這近10年來為NSO所培植的樂團體質與實力,有目共睹,近年於國際間巡演,好評聽得見。

猶記得2010年,呂紹嘉在眾樂迷的期盼聲中上任了,在歷經前兩任音樂總監簡文彬、赫比希所累積的頗具份量曲目之後,樂迷們無不更進一步期待,呂紹嘉能為NSO勾勒出其特殊的樂團性格,那樣熱切的期盼,如小說翻頁另一章節,被視為是「呂紹嘉的時代來臨」,記得當時訪問呂紹嘉,我詢問他對NSO未來的規劃和想法,他給了我一個誠懇的答案:「我們要走一條難走且長遠的道路。」

的確,現代交響樂團在發展過程中,除了作為音樂載體、實踐作曲家理念、公眾性的拓展等功能,每個樂團對於藝術理念的耕耘、自身價值的開創、特殊性格的建立等,更是需要透過品味與技術,不斷打磨之。

假若沒有這些關於品味的試煉,我們就不會清楚地聽出、分辨出德奧體系樂團,那樣和聲飽滿、弓法斜度整齊劃一、質地豐潤的柏林愛樂;又或者是來自東歐的樂團,如烏克蘭劇院交響樂團,以簡練的聲響和旋律線,具彈性的運聲法(articulation),服膺於柴可夫斯基的古典芭蕾,雖簡樸卻不減風華。來自美國的芝加哥交響樂團,音色既粗曠又豪邁,自在地揮灑著譜上的樂音,虎虎生風。

NSO的先天體質不凡,團員都是國內頂尖演奏好手,跟著呂紹嘉走上一條長遠而艱難的路,他並不害怕開出冷僻的曲目,如無調性音樂荀白克作品,一般大眾較不熟悉、難以親近之作;但同時古典音樂的基石,如德奧體系作曲家海頓、莫札特、貝多芬等作品,這9年來NSO也沒少演奏過,甚至是曾大膽地讓莫札特和荀白克「同台」,從音樂的發展脈絡,帶領聽眾打開耳朵、放下原有的思考聽作品,試著接受不同的語法,都是新穎的嘗試。

這是呂紹嘉離任前的最後一個樂季,去年底已完成蕭士塔高維契、伯恩斯坦等近當代大師之作,以及由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擔任導演所復排的一桌二椅歌劇《托斯卡》,而近期所安排的莫札特單簧管協奏曲、魏德曼所新創的曲子等,更是傳來大片好評,讓觀眾直呼「聽見NSO的性格與質地」、「這是台灣之聲」、「在NSO聽見不一樣的莫札特」,都是豐收的果實。

記得呂紹嘉當時說,他對家鄉台灣帶有特殊情感,雖然台灣並不是西方古典音樂發源地,但這裡的人,也需要音樂,而他願意發揮專長,持續把好音樂介紹給大家。上一個樂季結束,新樂季又將來臨,這條路還在繼續,還沒結束,現在正是開始。

中時 李欣恬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