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單影隻的雙人舞 李維菁遺作《人魚紀》獲台北文學獎肯定

在國標雙人舞的世界,沒有容納落單者存在的空間,李維菁筆下的主角夏天,卻一步一步,昂首地跳出來了。已故作家李維菁遺作《人魚紀》,以國標舞為題隱喻社會的階級與規則。台北文學年金獎助計畫決審委員一致認為這是一部真誠的小說,評審廖玉蕙也表示,李維菁為世界留下了一個細膩、慧黠、犀利透徹的作品。今(25)日下午於台北文學獎頒獎典禮獲頒第19屆台北文學年金,由家屬林昀嫺代表領獎。

李維菁的弟媳林昀嫺特地穿上搭配《人魚紀》封面顏色的淺藍色洋裝和粉紅色絲巾領獎。她表示,「李維菁曾說,生活中所有用心的經歷都會成為創作的養分。這個獎雖然是給李維菁的,但這本書,想獻給所以在生活中受過傷,仍然堅持前進的人。」

林昀嫺表示,李維菁從十幾年前就開始學芭蕾和國標舞,就像筆下的主角夏天一樣,喜歡拉丁舞強烈的情感張力,就算沒有要當專業舞者,家裡也收藏許多國標舞的DVD,回家就認真練習。

林昀嫺表示,李維菁小時候也學鋼琴、美術,但展現身體卻不是被鼓勵的,「她曾說過,一個人最終陪自己到最後的,就是自己的身體。她一直有意識地想突破這件事,所以學舞、學瑜珈,發現罹癌的時候,也一直想著康復後要回去繼續學瑜珈。」

作家李維菁於2018年11月因癌症離世,代表作有小說《我是許涼涼》、文集《老派約會之必要》等,畢業於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曾任《中國時報》文化組主任。

林昀嫺表示,李維菁在癌症中創作《人魚紀》,在身體很不舒服的時候,依然帶著筆記本到咖啡店寫作,回到家再用電腦打字,「她喜歡手寫,累積了大量的筆記本」。在癌症讓右腳腫大、身體24小時疼痛的狀況下,卻寫出了生猛的舞者,以及藝術家對力與美的堅持。

小說中描述,國標舞的規則是雙人舞,就算跳得再好,沒有舞伴,就不能繼續跳下去。林昀嫺表示,因為自己的經驗,李維菁對於單身女性在社會的處境很敏感,藉由一定要雙人一組的國標舞,也隱喻人似乎得要符合標準,才能成為「被社會認可的單位」。

小說中,主角後來甚至跳舞跳斷了腳趾,只能中斷練舞。林昀嫺表示,跳舞要跳得好,必須要全身下去,身心靈都在舞蹈、在追求藝術,才有辦法跳得好,可是只要有一個腳趾斷掉就沒辦法跳,「藝術就是這麼脆弱的東西,也因為這麼美,所以值得追求。」

中時 許文貞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