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評》緊抱「神主牌」 空服工會又突棄守?

空服員工會又鬧笑話,協商開始,空服員工會成員坦承,無法爭取到勞工董事,所以甘願退讓,未來希望在不涉及公司管理權責下,與空服員相關的議題,能透過與公司建立之溝通平台提出意見,進行溝通。

直播真的就像照妖鏡,說真的,協商時又來個大翻盤,根本就是自打嘴巴,也難怪長榮航空堅持要全程直播,因為任誰都受不了空服員工會這種先後矛盾、自毀立場的態度。

先回頭看空服員在臉書的說詞,「長榮航空公司長期以來專制管理的弊病,已經到了亟需改善的地步,因此空服員工會才特別向長榮航空公司,提出增設勞工董事這項訴求,讓基層員工進入董事會,由裡到外落實改革。」

都已經把公司形容成暴政,甚至拿「落實產業民主、改革專制管理、爭取工人尊嚴」當作訴求主軸,為什麼可以在上談判桌時,馬上推翻先前立場,那先前的說法是在唬誰?

講直接的,工會從頭到尾就活在雲端,罔顧資本市場與公司治理的運作。於是乎,提出勞工董事如此荒謬的訴求,完全得不到社會大眾認同,終至選擇退步,這是不得不退。

就法論法,依公司法第192條之1第1項但書規定,從 2021年起,上市上櫃公司董事選舉全面採行候選人提名制度,不論是一般董事或是獨立董事候選人,都須由持股1%以上的股東或董事會提名,才能參與董事選舉。

法律很難懂,用白話的說,每席董事都是用真金白銀買下來的,如果空服員工會可以漫天要價,隨隨便便要個勞工董事,那是把數十萬的小股東當白癡,還是當次等公民?

因為如果不退,就難看了、就真的會被全民笑掉大牙,也讓罷工要脅淪為笑柄。透過直播的全民視角,或許就能知道,空服工會是多麼地無理取鬧,挾持全民只為爭取私利。

中時 黃琮淵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