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當18金釵變成空服工會保命符

長榮空服罷工歹戲拖棚,樓愈蓋愈歪,討論起「18金釵」是不是非法罷工?講白了,就算非法,長榮也沒要追究,就算曠職,年終也被玩掉了,都沒差。空服工會執著於此,不過就是把18金釵當作「保命符」罷了!

這場台灣民航史上影響層面最大的罷工,到目前為止,已讓長榮停飛超過1000個航班(來回各算一班),營損突破20億元。然而這也是最荒腔走板的一次罷工,工會突襲罷工,得不到社會認同,如今騎虎難下,只剩下硬拗。

回頭看看破局的協議內容。平心而論,這跟當初談判破裂的原因都一樣,罷工前第一案是禁搭便車條款,這就是為工會的勢力而談;如今第一案是「秋後算帳」,這還是為了工會能否全身而退而談的免責條款。

光看工會提出的「參與罷工的會員權益需恢復至罷工前狀態」,就令人噴飯。不要討論合不合理、也不要討論辛苦擦屁股的內地勤感受,光股東權益、旅客及旅行業者損失,能回復到罷工前嗎?真當這條款是時光機嗎?

會提出這種荒謬的訴求,就像犯了錯要裝沒事,還要大家都不要計較,憑什麼?問題是,當空服工會突襲罷工時,有無想過會影響這麼多人的權益?還是「只要我想罷,有什麼不可以?」其他人都要摸摸鼻子、自認倒霉呢?

再者,關於「0508條款」,也就是年終、調薪已經員工優待機票要不要恢復,這更瞎。說真的,搞個罷工不只讓空服的年終賠掉,所有內地勤也跟著陪葬,以底薪3萬、年終4個月就是10來萬,平白無故被搞掉,你怒不怒?

怒是正常的,但更怒的恐怕是罪魁禍首,還理所當然的要討回這些福利。長榮航空講得沒錯,空服工會當初把員工優待機票講成乞丐票,如今為何又要「行乞」呢?

至於要長榮放棄法律追訴及行政救濟,更沒道理。如果工會於法有據,哪需要怕被告,更不需要製造那麼多的謊言、或拚了命為自己壯膽。如今要長榮先允諾不告,這何嘗不是心虛?「投降輸一半」是不是比較有誠意?

講到底,這場爛尾樓的長榮空服罷工秀,如今曲終人散,真正關心的沒幾人了,落幕之後,剩下的就是長榮航空與工會幹部法庭見。挑起戰端的工會幹部,其實心知肚明,如今當然想安全下莊,想盡一切辦法脫罪。

18金釵怎麼罷工的並不重要,這只是借題發揮、讓工會幹部能夠脫罪的保命符罷了。不信的話,這樣好了,工會如果有情有義,真的為了力保18金釵不被記曠職,甘願放棄所有免責條款,那長榮也就別計較了啦!

中時 黃琮淵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