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照顧老人背後藏洋蔥 她這樣跨低潮

一身皮衣勁裝,73歲的黃慧如帶著燦爛笑容,帥氣地跨坐在哈雷機車上,還躍上加拿大地方報的頭版新聞。「哈雷都可以騎了,還有什麼做不到?」她的夢想,是因照顧百歲老伴而來。

獨立照顧相差30歲的先生5年多,黃慧如沒有任何照顧經驗,勞心勞力加上經濟拮据,結果身心俱疲,甚至一度想走上絕路,「就這樣兩個人一起在馬路上被車撞死算了,」她說,當時照顧到絕望,找不到資源、不敢求救,完全就是典型壓力破表的高風險家庭照顧者。

老老照顧,壓力更大

這樣的人其實還不少。根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公布107年高風險家庭照顧者調查2350名照顧者發現,這些人最常出現照顧樣態的前3名為:「沒有照顧替手(45.1%)」、「失智症患者(28.0%)」及「老老照顧(28.0%)」,慧如完全符合以上條件。

而且,照顧者年紀愈大,平均照顧時間愈長,對個人身心狀況來說是極大挑戰。

根據衛福部106年統計,主要照顧者平均照顧年數是7.8年,平均每日照顧時間為11.06小時,但65歲以上的人更增加到13.28小時。其中,有34.48%的照顧者表示,過去 1 個月的健康狀況不好,比起平均值22.6%高出許多。

結縭40多年,慧如跟先生興趣相投、鶼鰈情深,假日喜歡逛逛博物館、畫廊,走到哪兒先生總要緊緊拉著她的手,連晚上睡覺也不例外。5年前,先生96歲,身體每況愈下,且有失智症,還能動走不遠時,慧如就用摩托車載他去公園散步,請路人幫忙攙扶上下車。漸漸地,先生肌肉無力臥床,她才發現自己根本無力搬動80多公斤的沉重身軀,腰背肩膀都受傷。

照顧不易但經濟拮据更添照顧困難。先生事業失敗,退休積蓄全賠光,兒女孝親費付房租後所剩無幾,只能靠低收入補助過生活。「那時很自卑,只想躲起來,不敢跟親朋好友連絡,鄰居也互不往來,」她說,照顧花費不少,有時先生拉肚子一個晚上就可以用掉一包尿布,或多吃兩罐高蛋白飲品補充營養,就要斟酌再三,有時就想辦法去機構拿別人捐贈的尿布來替用。

【懂得求援 不再孤單】

直到有次看見長照宣傳單,出現轉機。黃慧如拿著它去新北市家庭照顧協會,好像找到出口,抱著社工整整哭了一小時。她想過送先生到安養機構,但卻因距離遙遠,「我怎麼可以把他丟這麼遠?」她心疼又不知道該怎麼辦。當工作人員告訴她多種選擇,可以上照顧課程、可以申請暫時性機構喘息服務,了解機構狀況等、可以上紓壓課程等,她才豁然開朗:我還有別的路可走,沒這麼嚴重。

第一次去放下照顧責任去上整天課,她心裡忐忑不安,雖然上課時有專業的居家照顧員代為陪伴照顧先生,她還是不放心。「我想,沒有我應該不行吧?結果,回去看到他們有說有笑的,相處融洽,」慧如笑說。

一週上課6天,每天兩小時,政府會派人照顧先生,短暫的喘息讓她學會了如何照顧不受傷,以及規畫自己的生涯,交到了新朋友、彼此支持,交換經驗,照顧變得不再孤單

【滿滿的愛 分享給更多人】

「我都把他打扮得帥帥的,人家都叫她高大帥,」提起先生,慧如還會露出小女孩的笑容。兩年前,先生狀況變差送至機構,她每隔一天就坐一個半小時公車,拎著早上做好的燉魚或蒸蛋,用層層毛巾包裹在玻璃便當盒中保溫,送去給他。

慧如幼年喪父,先生在他心中扮演長兄、父親、老師等多種角色,是很重要的支撐,「我花盡畢生的力氣就是想留住他,」她回憶起先生在安養院時,已是中度失智,卻從不對她大吼小叫,時常讚美她聰明、好看,比起生病前更會說好話,「他告訴我,這才是他心裡真正想說的話,」她甜滋滋地說。去年七月,先生以101歲高齡過世,最後躺在病榻的時間不到5天,算是照顧得很不錯。

【帶著先生給她滿滿的愛,現在,她要為自己而活】

住在加拿大的女兒記著慧如的哈雷夢,趁著她來探親,請好友相助,搬出骨董重機,為母親圓夢,車主並特別載著她繞了社區一圈。女兒還叮嚀,不能一開始來加拿大就騎上重機,「我怕車主愛上你,」慧如轉述女兒的話,哈哈大笑。兒子也答應她去台東坐熱氣球,「雖然不是土耳其,但我的夢想清單又提早完成一項,」她說。

但願朋友平安喜樂,也是夢想之一。一年來,她去曾幫助先生的機構做志工,回饋感恩,採訪當時,她拿著別人送的餅乾要去探望之前照顧先生的看護,「她們不但幫助我,還包紅包給我耶,」她說,現在全身都是恩典牌,雖然生活拮据點,但鄰居好友常在她家門口放些青菜水果,令她十分感動。她也常去陪伴獨居或喪偶長輩聊天,「忙一點好,比較有價值,」她忙得很快樂。也許擁有的不多,但一點一滴付出分享,終會成就愛的循環。

中時電子報 林郁庭、康健雜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