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逐中南美 北京砸錢 華盛頓威脅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北京和華盛頓在美國後院中南美洲持續角力。為影響薩爾瓦多,北京砸錢而華盛頓發出威脅。

報導指出,去年8月,桑切斯•塞倫(Sanchez Ceren)在電視講話中宣佈與台灣斷交,與北京建立外交關係。他預見,這個時代將給國家帶來巨大利益,並提供非凡機遇。

中國大陸的銀行現在是拉丁美洲的主要貸款機構,在2005年到2018年間提供了超過1400億美元的貸款。

北京與拉美和加勒比國家的貿易額從2002年的170億美元飆升至2018年的近3060億美元。

報導表示,2009年,北京表示有意擴大在拉美的投資和貿易。拉美地區大宗商品豐富,急需基礎設施升級,面對中國不斷增加與該地區的接觸,歐巴馬政府沒有發起什麼公開的挑戰。

2016年11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不久,中國就發佈了一份針對該地區的最新政策計畫,流露出更宏大的構想。

這個新版計畫表達了中國與拉美國家建立軍事同盟的願望,並表明中國希望成為應對氣候變化、可持續發展和網路安全等全球挑戰的主導力量。

在過去一年裏,薩爾瓦多議員就該協議進行了辯論,北京試圖贏得他們的支援,邀請議員和記者到北京進行報銷費用的訪問。他們還開始支付1.5億美元的一攬子援助。第一批舉措包括為聖薩爾瓦多水務署購買10輛卡車,並向公立學校捐贈1.5萬台筆記本電腦。

聖薩爾瓦多聖達菲區56歲的居民安娜•瓜達羅佩(Ana Guadalupe)說,這裏的供水系統一直是斷斷續續的,而且不可靠,直到在新卡車開始在每週二和週六送水。很多地方都沒有水,最近的一個下午,她說。沒有水我們就不能生存。

法蘭西斯科•莫拉桑學校的電腦教師薩拉•克魯茲(Sara Cruz)說,她的學生們收到的新款聯想筆記本電腦徹底改變了學生的認識。在過去,中國製造的東西被視為品質低劣,被人看不起,她說,但由該校400名學生共用的這批嶄新筆記本電腦改變了她的想法。在這之前,我們只能教他們理論,沒辦法實踐,她說。

卡斯塔•波蒂羅(右)是聖薩爾瓦多一所學校的校長,他的舊電腦是美國援助捐贈的。但新款中國筆記本電腦給人留下極佳印象。

這些姿態不足以消除薩爾瓦多對協議條件的疑慮,而美國指責該港口項目是秘密談判的結果,更是加劇了這種疑慮。儘管中國為一些招搖醒目的專案提供了資金,令人心生好感,但由於議員們在2月份總統大選前表達了謹慎態度,讓國會通過經濟特區法案的努力也出現了動搖。由於缺乏支持,即將離任的政府始終沒有將該法案付諸表決。

去年8月,薩爾瓦多立法者通過了一項禁止向外國人出售島嶼的法案,這是對中國企業家試圖收購佩里科島及其附近島嶼的消息做出的回應。

薩爾瓦多佩里科島–這是一份令人費解的邀約:一年多前,有人要給生活在偏僻貧窮的薩爾瓦多島嶼佩里科島(Isla Perico)的每戶人家7000美元,讓他們收拾行李搬到大陸去生活。

島民得到的說法是,這是為了實現中國的計畫:將中美洲的一片困窘地帶變成國際貿易和製造業中心。

但他們斷然拒絕了,他們懷疑中國帶來的滾滾財源對他們不見得有什麼好處。

我們能去哪兒呢?梅賽德絲•埃爾南德斯(Mercedes Hern?ndez)抱著一個1歲的孩子說。我們在這裏有自己的生活。

接下來幾個月裏,島上大約35戶居民意外捲入了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一場爭戰,後者想阻止中國在位於家門口的一個貧窮小國獲得戰略立足點。

薩爾瓦多的美國官員繼而展開進攻,以圖挫敗中國的進犯,稱北京是不值得信任的合作夥伴,懷著不可告人的動機。

紐時表示,在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裏,美國一直不安地看著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區被不斷增長的貿易和貸款網路拉進中國的軌道–但華盛頓沒有採取什麼措施來應對。

中國在推進自身計畫時,很少考慮到發展中國家的長期經濟前景,不久前離任的美國駐薩爾瓦多大使使珍•梅恩斯說。

在中國以放眼薩爾瓦多未來的合作夥伴形象出現之際,川普總統的批評者稱,他的反應可能恰恰是在幫中國。在起初,川普政府對抗中國的方式不外乎對這個中美洲國家及其鄰國發出威脅,稱他們在限制移民方面–總統的標誌性議題之一–做得不夠。

但此後美國換了一種思路:設法將薩爾瓦多的公眾輿論導向中國的對立面。

在許多採訪、與意見領袖的會面以及社交媒體上的發文中,美國官員多次批評中國給發展中國家造成的影響。美國大使一度甚至暗示,中國可能在尋求在薩爾瓦多建立軍事據點。

中國同薩爾瓦多的協議一直通過一小群人閉門協商,沒有受這些協議影響的關鍵領域的公眾或代表參與,不久前離任的美國駐薩爾瓦多大使珍•梅恩斯(Jean Manes)說,像她這樣被容許對中國的計畫作出公開批評的情況並不多見。

她表示,中國在推進自身計畫時,很少考慮到發展中國家的長期經濟前景或對其環境的影響。

在美國的警告以及佩里科島居民的抵制下,中國的計畫被挫敗了–至少目前是這樣。薩爾瓦多立法機構暫停了本可以讓中國繼續其計畫的議案。

中國駐薩爾瓦多大使歐箭虹多次拒絕了記者的採訪請求,使館亦未回復通過郵件發出的問題。在接受中國官方新聞機構新華社採訪時,歐箭虹稱華盛頓的警告不負責任且毫無根據。

這份由名為亞太軒豪的國有企業在薩爾瓦多創辦特區的邀約,在題為《共用機遇、共創未來》的檔中得到了概述。《紐約時報》查閱了該檔的一個副本。

中國一直在尋求另辟一條通往巴拿馬運河的貿易路線,並增強在該地區的貿易影響力,這項交易將讓中國得以繼續推進該計畫。

一些美國官員對北京投資至少60個拉美港口項目一事表達了擔憂,他們稱,該特區將是中國的一個寶貴據點,令其得以在鄰近華盛頓的地區擴大軍事和情報能力。

對薩爾瓦多而言,這項交易是需要付出巨大代價的,並留下了幾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中國要求租賃1076平方英里的土地100年–占這個國家國土面積的13%,並要求至少30年內對中國企業免稅。有關融資結構的細節沒有公開披露,這使一些薩爾瓦多人擔心,他們的國家可能會在數代人的時間裏在經濟上受制於北京。

但是,等到美國去年夏天開始在薩爾瓦多阻擊中國時,他們已經落後了許多。

對川普政府的一些批評者來說,這是自作自受。在中國人提出建造工廠、投資可再生能源、讓薩爾瓦多成為旅遊目的地的同時,川普總統稱移民為野獸,在邊境把孩子和父母分開。

這種態度為中國打開了空間,位於該國首都聖薩爾瓦多的研究機構國家發展基金會(National Foundation for Development)主任羅伯托•魯比奧(Roberto Rubio)說。如果美國威脅要削減我們的援助,對我們的人民很差,帶來的投資也很少,為什麼不與中國合作呢?

川普政府暫停了對薩爾瓦多、洪都拉斯和瓜地馬拉的援助專案,而中國大使歐箭虹提到,中國卻與該國簽署了13項基礎設施、投資、科技、教育、文化和旅遊方面的合作協議。

中薩合作不是債務的陷阱,而是惠民的餡餅,她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

2018年7月初,薩爾瓦多總統薩爾瓦多•桑切斯•塞倫(Salvador Sanchez Cerin)向議會提交了一項法案,將為東南沿海26個直轄市組成的經濟特區建立法律框架。

中時 孫昌國

相關文章

分享